2  3

Kate手扎第696韓劇더킹투허츠The King2Hearts6~16)

一個怕被始亂終棄的男人By KateFrom Taiwanon May 14.2012

For Maru

 

我一直認為,李在溪遠遠沒發現殷始慶是有多了解她,他比她自己還要了解她。

 

還記得嗎?李在溪要彈琴給殷始慶聽之前,李在溪不經意的說了句:「那次,是什麼歌?我第一次唱給你聽的歌,」殷始慶低著頭但馬上回答:「從A調開始就行了。」

 

「沒錯,那等一下,之後是什麼呢?」

「那之後是什麼來著,我真是健忘,記不起來了。」

『開始就像朋友般

 

妳們 看到上述四句對白中,在第一句對白跟第三句對白之間,殷始慶那稍縱即逝的眼神嗎?他聽到李在溪第一句對白之後,眼睛是馬上垂了下來,嘴唇像是不滿的倔了起 來,沒錯!殷始慶是有理由不滿,歌曲是她創作出來的,然後她卻可以想不起來,而他悠悠地提醒她從哪一個大調開始彈,帶著一臉淡淡地無奈。

 

這就是兩人之間的差距,她可以想不起來她對他第一次唱的歌,而他卻可以唱出她對他只唱過一次的歌曲。

 

殷始慶說得沒錯,一開始李在溪真的是因為好奇心才注意到殷始慶的。

 

李在 溪如果沒有受傷,參加完李在河的訂婚甚至結婚典禮之後,李在溪就會揮揮手再度離開韓國,留下與殷始慶那透明如空氣般的曖昧。李在溪對殷始慶並非漫不經心, 而是她真的是在受傷了的時候,不得已了,靜下心之後她才看到了他,但他不同,他的心其實沒有動的時候,因為他一直靜靜地盯著她。

 

我完全可以理解到殷始慶為什麼對李在溪會有那種不安全感。不論發生什麼事情,於公於私,殷始慶絕對不會鬆開緊握著李在溪的那雙手,但李在溪不是,別忘了,於公,她是他的上司,於私,他們連朋友都不算!

 

還記得李在溪那次一氣之下,就馬上打電話說要換掉殷始慶這件事情嗎?這真的是李在溪的權力,就某種程度來看,也是殷始慶越權,但李在溪真的就是說翻臉就翻臉,當然她有她的痛楚,但以殷始慶的立場來看,他是被她拋棄了,毫不猶豫的。

 

還記 得殷始慶在李在河面前失態了的那次,他其實是有聽到李在河問他的話,但他沒有馬上回答出來,因為他正困在被李在河妹妹拋棄的難過之中,他說出口的第一句話 竟是:「殿下!我真的那麼無趣嗎?」李在河也像他妹妹那樣俐落的回答:「反正你就不是那種麻利(這兩字我不會翻譯)的人呀!」李在河的回答正應證了殷始慶 自己內心的疑問,他因為他的無趣被她拋棄了。

 

李在溪只看得到她自己現在的心情,現在的她喜歡殷始慶,但她卻沒想過她為什麼會喜歡上殷始慶,很諷刺的是,她是因為受傷之後才看得她,而只有他在她身邊,她才放心,夢魘才不會出現,可如果李在溪熟悉了這種環境之後呢?又或者李在溪重新站了起來呢?

 

公主的確是高高在上的,別忘了,李在溪再怎麼樣都是一國的公主,而且是唯一的公主,受傷前,她活潑開朗,雖然她親民,但她永遠是一位公主,殷始慶跟她永遠不會是在同一個天秤上,愛情亦然。

 

唱著 歌的殷始慶,眼睛其實沒離開過李在溪,我相信李在溪不會用彈琴來套殷始慶的感情,她很聰明但不至於這樣耍心機,但她從殷始慶這次唱歌給她聽的機會,很驚訝 的看到了他的用心。為什麼她會這麼驚訝,他竟然可以記住她只唱過一次的歌曲,因為她雖然很用心,但她才發現她真的不及他的用心。

 

殷始慶唱完歌之後,前一秒眼睛緊盯公主唱歌的他,還在不知所措之際,我們公主第一個念頭竟然是和他組雙人樂團。(我們公主真的太有才華了一點!)

 

「妳給我的感受完全不同!」這句話才是殷始慶內心中最真摰的控訴。

 

想起 來殷始慶在流星祈願前,他原本是坐在李在溪身後的桌子等待,後來他主動站了起來,讓李在溪感受到他在催促她趕緊結束聚會,其實這是殷始慶對李在溪的第一個 不尋常。真的當她是公主,他就靜靜地坐她的身後,不催不趕,因為這就只是一次任務,不就是保護刁鑽公主的一個任務罷了,她總有累的時候,到時候在送她回宮 中就行了,那種不著痕跡的干涉,是他第一個的不尋常。

 

我不認為殷始慶是聽李在溪唱歌才喜歡上她的,我認為他是在第一次被她搜身的那瞬間,就喜歡上李在溪了,唱歌的她只是讓他更喜歡她而已。

 

流星祈願前,殷始慶沒問過李在溪要作什麼,他只是跟著她,其實,他也只能跟著她,後來我發現,殷始慶從來沒問過她:「妳現在要作什麼?」因為他知道,問了也沒用,她不是不講,不就是照作,李在溪那種我行我素,其實讓殷始慶又愛又怕。

 

就如同她跟他告白一樣,沒想過會不會嚇到他,也沒想過他會不會拒絕,因為殷始慶知道,如果告白後,她覺得尷尬,大不了,她再把他調走就好,但就像上次那樣,他走了,難過到眼眶濕潤,也說不出話來,她氣完後,發現還是需要他,她一樣大搖大擺的晃進來指著他:「我要你回來!」

 

李在溪沒有任何的錯,殷始慶也不算是彆扭,他們其實是個性差異過大,而殷始慶只是看出他們之間的問題而已。

 

「因為那是公主殿下唱的歌。」這句話道出殷始慶的真心,卻也把問題丟回去給公主,我不介意讓妳知道我喜歡妳,但我認為妳不是真心喜歡我,所以我轉頭離去。

 

殷始慶現在在作什麼知道嗎?他在告訴她,喜歡我就必須跟我喜歡妳的程度一樣。

 

從殷 始慶在李在溪被嚇到失態那次,他忘形的緊緊抱住她,到他不知如何抱她上床的對比,看得出來,殷始慶其實一直在壓抑自己對李在溪的感情,而那時候李在溪以為 殷始慶是害羞,她沒想過他其實是因為喜歡他,所以她才會去鬧他說:「為什麼不敢看著我?是起了什麼歪念頭了嗎?」她如果知道他喜歡她,李在溪不太可能會去 鬧他,因為當時的她還沒喜歡上他,就是因為沒喜歡上他,才愛鬧著他。

 

如果握住了她的手,他不可能說放就放,說起來,還沒交往過的他們,她已經拋棄過他一次了,而那次的難過,他還記得。

 

如果殷始慶是礙於公主與護衛的身份,他不會對她說只是好奇心,他是抱怨似的指責她不是真心喜歡她,我很驚訝的地方在,殷始慶在愛情的數學裡,算術可以好成這樣,也計較的這麼厲害,他對她說的是:「妳不要玩弄我。」然後他就轉身離去。

 

這樣 說好了,李在溪會唱的歌有千百首,而殷始慶只會唱李在溪唱給他聽的那首歌;李在溪唱歌給千百個人聽過,而殷始慶就只肯聽李在溪唱的歌,他們之間不是拉鋸的 關係,他們之間是不對等的距離,但目前的李在溪還只看得到自己,她沒看到的是她不小心傷過他幾次時,他暗自痛苦的神情。

 

殷始慶不就是怕被李在溪始亂終棄而已,還沒開始交往,上次她生氣得把他換掉,他已經難過到需要深深地呼吸,開始交往之後,她如果再度拋棄他,他一定會沒有辦法呼吸。

 

但李在河都已經為金妍兒停留下來,殷始慶要想一輩子絆住李在溪絕對不成問題,前提之下,李在河必須跟殷始慶同一陣線,再來,就是跟李在溪談好條件。

 

喜歡 就是細水長流,愛情就是不能放手;無聊不可轉頭離去,生氣不可說走就走;演唱會可以照開,裙子不能這麼短;出了宮中,李在溪是大家的公主,回到宮中,就是 殷始慶一個人的而已;不能只是因為好奇心、要記住他講過的每一個字、只能喜歡他一個人,然後要跟他愛她一樣的愛著他而已

 

想想,李在溪,妳還是離開韓國好了。(捉牆壁) 

 

【放文區1http://www.plurk.com/Katego

【放文區2http://tw.myblog.yahoo.com/umokate/

【放文區3http://katego.pixnet.net/blog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