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_F23_20090512121630576.jpg  

Kate手扎置於左列檔案庫中,歡迎家族成員轉貼,但請於文末、附上Kate手扎網址連結,謝謝尊重!

 【討論區:http://www.plurk.com/Katego

 

Kate手扎第651◎Boss S211

其實,兩個男人、都繪理子!By KateFrom Taiwanon Jul 18 . 2011

 

那場三人都舉槍的畫面,讓我一看再看、看了又看,真是意猶未盡。

 

森岡博在對大澤繪理子開槍前,他喊的是:「繪理子!」,而大澤繪理子開槍後,她叫的是:「PIPI!」

 

光是那句:「繪理子!」就知道森岡博對大澤有情,我第一次看到有人開槍前,還會先叫對方的名字,就為了提醒她,「我要開槍囉!妳要小心喔!」而且,他叫的還是她的名字,不是外號,更不是姓氏。接下來,大澤開槍後,她喊森岡博,喊的是:「PIPI!」,直到要拿手銬銬他的時候,才叫他的全名。

 

這位編劇使用對照組的心情非常明顯,他用一種很隱諱的手法來傳遞他的嚴謹。

在工作的時候,不是喊姓氏(譬如:野立)、就是喊外號(譬如:PIPI),只要在講私事的時候,才會只喊名字(譬如:繪理子),所以我想要強調的地方在,從第一季到第二季,我只見過野立跟森岡叫大澤:「繪理子!」過,卻從來沒見過大澤叫過他們倆位名字。

 

而,十年過去了,在PIPI離開他們的這10年間,野立跟大澤自然而然培養出很多森岡博所不知道的默契,所以野立會藏第二把槍在腰際後面,這就變成只有大澤知道,然後森岡博不知道的默契了。

 

我好奇的地方在,為什麼森岡博會對野立走到大澤前面,狀似要保護大澤的姿態,不會心生疑問?我真心好奇,並且提出懷疑。

 

誰都知道野立在實際行動中故意裝得很窩囊,不管他是刻意製造出來的形象,還是他本來就習慣依靠在大澤的身後,畢竟過去幾集中,野立把大澤當擋箭牌也不只一次了,所以當野立走到大澤前面意欲為她擋子彈的英雄姿態時,森岡為什麼不會起疑?

 

妳知道、我知道,有看的人都知道,森岡博的槍法優於野立跟大澤很多,他開槍讓大澤掉槍,而大澤的手沒有受傷,可見他描準的是大澤手上的那把槍,再來他開槍讓野立掉槍的時候,我相信野立手上應該微有擦傷,這就是愛情與友情的差別。

 

我一直覺得一個人可以在短瞬間讓兩人先後掉槍,然後他卻沒注意到眼前的兩人,後面那人對他開槍,進而中槍,這是三人之間一種很微妙的心情。

 

除非就是森岡博早將野立對大澤的感情看在眼裡,他對這一切了然於胸,所以當野立走到大澤前面的時候,他才會沒有起疑。

 

因為森岡知道野立喜歡大澤,所以他慢慢地移到大澤前面時,他也沒有覺得奇怪,當下,森岡全然只注意要保護大澤的野立,所以沒看到此時大澤的眼神已經飄到野立的身後,不管森岡與野立彼此有沒有開誠佈公過,至少在森岡內心的認定是,野立這樣走到大澤前面擋子彈是合情合理的事情,而一開始前面幾集數,我還記得,在在都是野立躲在大澤身後,當之前與之後,類似的事件、相同的人馬,卻出現不同的反應時,那就是答案。

 

森岡早就知道野立喜歡大澤,所以讓出PIPO這個外號之後,他還選擇離開大澤的身邊,因為人各有志。

 

到這裡,我相信大澤真的不知道野立喜歡她的事情,而且是這麼的喜歡她。

 

將近20年,野立從未曾離開過日本,他一直待在日本努力往上爬,來來去去的人,一直是大澤。這中間,野立雖然花邊不斷,但他從來沒有固定對象,因為我還記得第一季,大澤還可以光明正大的直接睡在野立的床上,他如果有女伴,他不會這樣,反正電視沒演到的,我就當作沒有這回事,曾經有固定交往對象的是大澤,所以這就延生一種很奇妙的交往狀態。

 

我有男朋友的時候,下班後,我跟男朋友喝酒,你去聯你的誼;我沒有男朋友的時候,下班後,你陪我喝酒,然後你暫時停止聯誼。

 

其實,我後來發現,就算是我們身處的現實生活中,我們跟同事相處的時間,根本就比家人多,尤其是需要常常加班的工作型態,那麼野立的心情,我就能了解。

 

當初沒有告白,還是被某神經大條的女士阻止了告白,時間越久越難啟齒,人都會有習慣,野立也習慣這樣的相處模式,妳想離開的時候,我幫妳開門,妳想回來的時候,我幫妳開門,妳活著的時候,我會永遠在妳身邊,妳走了的時候,我幫妳灑骨灰在大海。

 

野立不吵不鬧,一直在原地守候,等待大澤的歸來,或許,總有一天,擅長心理學的大澤,會看懂這個站在她身旁等候了20年的男人。

 

PS

PIPO:野立信次郎

PIPA:大澤繪理子

PIPI:森岡博

 

【放文區1http://tw.myblog.yahoo.com/umokate/

【放文區2http://katego.pixnet.net/blog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