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_F23_20090915075014839.jpg

Kate手扎置於左列檔案庫中,歡迎家族成員轉貼,但請于文末、附上Kate手扎網址連結,謝謝尊重!

【討論區:http://tw.club.yahoo.com/clubs/KateGarden/

 

Kate手扎第549篇◎其他劇◎暗香、被愛放逐

天敵By Kate(From Taiwan)on Oct 1 , 2009

 

這樣的評比,對伍月來說,相當不公平,但我卻很肯定的是,程遠愛伍月,遠比伍月愛程遠的,還要多上更多。對於愛,伍月是遠遠比不上程遠愛她的既深又沉。

 

伍月是一個很健康的女孩子,她的身體或許不是太健康,但她的心理可是健康到不行。伍月愛她的父母,愛她的弟弟,愛她的「前」未婚夫,她是一個可以愛很多人的女孩子;而程遠不是,程遠只愛她一人,就愛來說,程遠只愛伍月一人而已。

 

一開始看暗香,我真的記不住伍月的臉,她的一顰一笑都捉不到我的眼睛,主因是我個人的問題,我偏好大眼、挺鼻、瓜子臉的女星,再加上中國第一美人黃曉明長得真的太過漂亮,我的心眼轉不過來,就是轉不過來。

 

直到有一幕,是伍月趴在地上,哭著拉著程遠的大腿(這幕我可是倒回去才看到的),哭得絲毫完全沒有形象,而已經離去的程遠又再度折回來,我明白了伍月能捉住程遠的原因,伍月的真誠讓程遠總是不忍心。

 

其實,費麗達不是沒機會,她比伍月有更多、更好的機會。一開始她擁有比伍月更好的先機,她擁有比伍月和程遠更多的回憶,但當費麗達好心提醒程遠該準備董事會的資料時,我就明白一件事情,這女孩永遠走不進程遠的心裡了。

 

一個從華爾街走出來的金童,他的精明能幹絕對不會亞於一個世家出身的公主。程遠什麼都不缺、不欠,他缺的是平靜,他欠的是快樂,這些費麗達都不能給他,而費麗達擁有的一切,容貌、身材、身家、身段…等都不是程遠要的,因為程遠如果貪求這些,美國有大把、大把比費麗達出色的上城女孩在等著他。

 

伍月完全是程遠的天敵,我只能這麼說,這是食物鏈的關係,程遠天生就是等著被伍月吃定的命。

 

第一次的相遇,本應該是報警處理的,程遠在煩不勝煩的情緒下,換了房間,這與喜惡無關,這只說明,程遠對伍月這等女人相當沒輒。

 

第二次相遇,只一個眼神,程遠就認出她是當日遊艇上的女孩,不經思索的先救再說,這是出於身體的本能,根本沒有所謂的思考過後的結果,是不經大腦,神經中樞直接傳遞命令程遠先救人再說。

 

接下來,兩人起了第一次衝突,如程遠這等留美歸國的金童,要讓這樣的斯文人說出白癡…等不雅字眼,也只有伍女士這等人才,才能辦得到。

 

而程遠本已轉身離去,卻因伍月的哭聲,而轉身回頭,接下來,兩人開始了約定,這是故事的起源。

 

程遠在跟伍月還不相熟的情形下,當他看著伍月空腹拼酒,或許是惻隱之心,或許是他的個性,他是本能性的叫她別喝那麼衝,其實那幕很有意思,也有點曖昧。後來伍月果真醉了,程遠兩手從伍月的腰際一攬就抱了起來,這讓我想起四個字,交淺言深。他們兩個根本沒什麼交情,卻因為種種原因,言語、肢體不由自主的就是會親蜜起來,然後完全是很自然的那種。

 

程遠在前三十集,完全以伍月為他的精神導向,對於伍月的情緒也反應的很直接,程遠對伍月的言語、動作,是在其他人身上找不到的,不論在多悲傷的情緒下,只要現場剩下他們兩個人,伍月就是有辦法讓程遠笑出來,而且是一種很輕鬆的笑靨,那笑靨,在其他人前面完全沒展露過,程遠只在伍月前,才會展露一抹專屬伍月的笑靨。

 

後來程遠錯估形勢,提早一步讓費先生垮台,以至於費先生血濺他獨生女的婚宴上,讓費麗達累積以久的怨氣一觸即發,裝病制約程遠娶她。

 

這是個大轉折,是能這樣轉,但轉得不好。

 

費麗達早愛上皮皮了,所以她才會不讓皮皮擔任她婚禮上的伴郎,因為皮皮痛,費麗達也會痛。但她也愛程遠很久了,她怨程遠長久以來踐踏她的真心,所以長久以來的委屈累積成怨氣,費麗達一併報復給程遠。坦白說,這是一個很複雜的情感,對程遠、她是又愛又恨,對皮皮、她又是虧欠、又是疼惜,她早接受皮皮,不然與皮皮的那場婚禮,不會順水推舟的出現。

 

然而,程遠對她的歉疚,是那種意料之外的巨大,以至於,他只能用他的後半生來彌補。

 

程遠從頭到尾都沒想過要逼死任何人,他知道他不是神,他沒有那個能力去判任何人死刑,主要是程遠從沒把錢、名放在第一首要項目過,所以失去這些,他不會想死,但他忘了一點的地方是,別人會。

 

當費先生死在他眼前時,對他的衝擊不會比費麗達小,費麗達失去的是至親,程遠的衝擊則是他沒要逼死任何人。

 

我後來欣賞伍月的地方在,她就算失去程遠,她也沒有關係,她只要程遠好好地活著,作著自己喜歡作的事情,她就可以這樣平靜地繼續過下去。對程遠這個男人,伍月真可以只用思念來作支柱,她不需要擁有他的人,她明白她已經帶走他的心,伍月一直是以很平靜的心情來去,這是伍月最令人擊掌欣賞的地方,也是伍月最狠心的個性特質。

 

程遠則是花了好長的時間,才明白伍月的心情,然後局勢又逼得他不得不放棄伍月,要知道程遠對伍月的心從來沒變過,他誓死守護伍月的心意也一直堅定的存在,他從沒忽視過伍月,所以當他淡然地面對伍月時,對他來說,這會是多割心的舉止。

 

一個從警局出來,看到伍月就直接走近抱緊的男人,要他忍住想擁抱一個女人的衝動,然後裝沒事地閒話家常,他會好過嗎?

 

程遠從沒愛過費麗達,一個走出警局,完全沒看到費麗達的男人,現在要去守護她一輩子,妳們知道這是多累人的一件事情嗎?

 

程遠不是程大,費麗達也不是小金奶奶,程大跟小金奶奶是愛著對方、又恨著對方,然而程遠從沒恨過費麗達,而費麗達雖還愛著程遠,但她也愛上皮皮了,程大跟小金是用愛跟恨互相糾纏五十年,如果費麗達當初沒死,我不信費麗達這婚她結得下去。

 

程遠自第27集開始,對付完馬奎那之後,轉向專心對付費先生的原因,你我都很清楚,因為費先生一手策劃綁架伍月,費先生動伍月,這才徹底惹毛程遠。

 

而從程遠開始對付費先生開始,我很驚訝費麗達在程遠心目中,真的完全沒有任何地位,連點位置,程遠從頭到尾都沒留給費麗達過。程遠叫皮皮利用費麗達當傳聲筒,傳話給費先生,甚至利用費麗達把底標傳給費先生,當我看到這段劇情時,我當下明白了費麗達心中的悲涼,但我沒辦法支持她,因為這真的是一個單向的情感,程遠從沒回應過,費麗達比任何人更明白程遠愛伍月的心情,她甚至比程遠自己還早發現他對伍月的愛情。

 

所以之前的無情,才會有後面的歉疚。

 

從伍月、七叔以及費麗達,我認為程遠的首要作法,就是先保住這人的命再說,程遠是以人命為優先考慮的人。

 

所以,程遠後來發現自己不能以身守護伍月之後,他其實已經是完全放棄自己,那是種很無助的感覺,就像你再不能作著自己喜歡的事情,就只能這樣子的過下去,用虛假的笑容、偽裝的好心情過下去,所有以前執著的人、事、物都完全被打翻,自己愛的那個人已不在眼前,但最起碼的是,自己知道她還活著,而且是健康的活著,他把她深深地藏在心底,忍住不抱她、忍住不叫她、忍住不拉她、忍住不跩她回來,忍住將是他後半生唯一能作的事情,但至少他可以暗暗地想她,想她一輩子。

 

程遠就是用這樣的心情,去面對他後面要娶費麗達的日子的,他假裝愛著費麗達,再把伍月藏在內心最深的地方。

 

不能跟相愛的人相守一輩子,這真的沒什麼,但因為歉疚而去跟一個不愛的女人一輩子,然後還要裝得很愛她,程遠遲早有一天會崩潰。

 

程家的男人,責任重於生命,程家的婚姻,多是政商聯姻。其實你我都明白,姓程的,沒人敢叫程遠娶費麗達,就連還沒交惡前的費先生都不敢,因為程家、程先生說了算。

 

程遠真的只有一句,就是自己這關過不去。

 

整部暗香,最神來一筆的就是七叔把帳本送給了伍月。

 

七叔是最早說出程遠不可能喜歡伍月的人,但他卻也是第一個認定伍月會是程家媳婦的人。

 

七叔:「…程先生您跟伍小姐的這齣大戲,離大結局還早,這女孩和帳簿,一起回到程家,是遲早事情…」

 

當我看到這段對話,整個人完全嚇到,七叔不愧是七叔,他縱使對程遠多有不滿,暗中也不知捅了程遠幾刀,但他畢竟還是暗暗地守護程家。七叔早知馬奎那會給程家致命的一擊,留著帳簿,是為明哲保身,也是留著可以牽制住馬奎那一條有力的線,但送給了伍月,這代表七叔看出程遠對伍月的深情。

 

七叔在程家好久了,他是程進的義子,程仁的義兄弟,七叔絕對明白程家的男人是怎麼地一條性子,那就是程遠不會放過伍月。程遠這一輩子都不會放過伍月,不然七叔怎敢把一道如此重要的程家護身符,寄給一個不姓程的女人?七叔其實可以送給二姐,或是託給費麗達,但七叔沒有,老謀深算的七叔,把帳冊寄給了當時還沒過門的程家媳婦,那就是伍月,光是這神來的一筆,就可以讓我一手揮去七叔之前作過的任何事情。

 

七叔為什麼會如此信任伍月?其實這是有跡可尋的,伍月為了程遠,從機場奔回警局為程遠作證,七叔除了看透程遠不會放過伍月,也看出伍月對程遠的愛情,我相信七叔查過伍月的身家,七叔一定知道伍月還有個未婚夫,在這樣的前提下,而伍月還要回祖國的情形下,七叔送給伍月那套價值連城的綠翡翠,我看成是七叔送給程遠日後與伍月的結婚禮物,而那本帳本,則是讓程遠與伍月祖祖輩輩萬代平安的護身符。

 

原先,在我發現程遠與費麗達有可能結婚之後,我就已經作好費麗達可能歸西的準備,然後費麗達也應該會葬在程家祖墳裡,但後來…並沒有,我是如此心喜若狂的看完那場陰錯陽差的婚禮。

 

我所熟知的劇本功式,費麗達大多最後會進程家祖廟,但她並沒有,因為走進婚禮跟程遠結婚的是伍月。

 

當伍月抬起頭的時候,程遠就發現眼前的新娘,是自己最愛的女人,程遠由著她念完誓詞,這時我感激費麗達的慈悲,婚禮必須是本人在天主前起誓,不是本人,婚禮就不成數,這費麗達不會不清楚,而費麗達讓伍月替了她走出去,我真心的感激費麗達最後的放手。

 

而程遠在大驚下,反射性的想掀開婚紗,是正常的反應,然而,在伍月的輕輕阻止下,程遠聽完她念完所有的話語,此刻的程遠不會不清楚,這就是他原先最害怕的「婚禮的變數」,但他已經無法違背自己的心意由著伍月了。

 

爾後,伍月念完誓詞,程遠為她帶上戒指後,他握著她的手,輕輕地按了一下,兩人的手自此沒分開過,就這麼牽著,程遠是在告訴伍月,他知道他娶的是伍月,而不是其他女人,在場面混亂之際,程遠第一反應還是整個人抱住伍月,然後牽著她奔跑,無論如何,在天主前,念誓言的女人,是伍月,而被他帶上戒指的女人,也是伍月,這就足夠了,我想程遠的心,一定是心滿意足的,他絕不敢貪求更多,因為新娘竟是他日思夜夢的、最愛的那個女人。

 

程遠是無心的,但他的確造成了許多傷害,給很多人。沒有人在製造完傷害之後,就能馬上流著淚抱著自己心愛的女人,就是他能,他愛的那個女人也辦不到。

 

所以分開是最好的選擇,兩人在2006年底分開的那個擁抱,程遠的左手始終放在口袋裡,他不伸出來的原因是,如果他是用兩手抱著伍月,那麼伍月就真的離不開了,而他也決不會讓伍月離開他的懷抱的,他只能用單手還伍月一個擁抱,另外一手克制自己的真心。

 

程遠對愛情就會這樣消失嗎?絕不會!只要程遠的愛情還存在一天,就會伴隨著佔有欲,程遠不是伍月,他無法如此清明地欣賞明月,他是程遠,只要他還有一口氣,他就不會放過伍月。但就像他的習慣那樣,他忙、他會先把伍月放在最安全的地方(程遠自以為安全的地方),等他作完自己的事情,他就會回頭找伍月,他知道伍月的沒心眼,一定會在兩人說好的地方等著!還記得嗎?第九集的酒店相遇,他還不是把伍月鎖在包廂內,等講完自己的電話,他才回頭找她。程遠就是這樣認定伍月,而伍月剛好也會沒心眼的等著。

 

程遠為什麼會把祖業拉回大陸,真正只有一個原因,單純就是伍月在北京,說到底,程遠這一切,還是都為了一個程家還沒正式過門的媳婦:伍月。

 

我真心為程遠心疼,他付出的心力,伍月尚未窺其全貌,而我也欣賞伍月的清明,來去沒一點勉強。

此情,令人動容,此景,永難忘懷。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