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手扎置於左列檔案庫中,歡迎家族成員轉貼,但請于文末、附上Kate手扎網址連結,謝謝尊重!

【討論區:http://tw.club.yahoo.com/clubs/KateGarden/

 

Kate手扎第546市政廳、CITY HALL7~8

ap_F23_20090901122016572.jpg By KateFrom Taiwanon Sep 3 , 2009

For雪兔

 

祖國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有趣的男性角色。坦白說,打從一開始,我一直看不清楚他輪廓的全部,我絕對不是戲精,但我看電視劇會有一個習慣,挑戲的標準,是拿女主角來定奪,要不要看下去,則是交由男主角的表現。

 

認識我很久的,就會聽懂我在說什麼。

 

我不討厭金宣兒(真的,握拳。),但,我很少會去欣賞金宣兒所詮釋過的女主角,這次我會看市政廳,完全是因為男主角的個性,後來繼續看下去,還是男主角的個性引起我極大的興趣。

 

我好奇的,有祖國對辛薇萊的感情?我也好奇,祖國對高海的感情?這個角色的鋪設手法,打從一開始就遮遮掩掩,很明顯的看出編劇有捉弄人的心思,前面的集數,我一直看不透祖國的真正個性,所以,前面幾集我看得飄飄地,是那種很不踏實的感覺,就是那種會覺得,這人很怪、這事詭異、這物不對勁,會一直有那種,前面一定有陷阱。我很少看戲看得防心那麼重的,當然,我的假想敵是該劇的編劇。

 

那個青麟魚的髮夾,就是一個很迂迴又曖昧的手法。

 

首先,祖國怎麼會知道辛薇萊在老奶奶家幫忙刷牆壁?很簡單,他不是跟蹤辛薇萊,就是跟蹤李政道,而重要的點,在李政道早就在老奶奶家了,所以,祖國則是在辛薇萊離開後,才馬上跟著離開,因此答案已經跑出來了,祖國是跟蹤辛薇萊。(一個大男人會包持什麼樣的心情,去跟蹤一個女人呢?)

 

我記得選美是集宿的,所以辛薇萊的提前離開,才會引起祖國的注意,而祖國一定是一開始就跟著離開,那麼可以很肯定的地方,在從辛薇萊一進老奶奶的家開始,他就站在門外。

 

祖國一定有下車,不然,他不會撿到髮夾,這麼說好了,他如果單純的只是想知道辛薇萊去哪了,他不會下車,他看到辛薇萊走進老奶奶家,就會離開了,也就不會撿到髮夾。

 

而祖國撿到髮夾這個動作,隱含著很多意義。

 

他下車,代表他想知道房子裡住的是誰?他下車,代表他想知道她去那裡作什麼?他下車,代表他聽到了她與李政道的對話。也因為下了車,才會撿到髮夾。

 

更有趣的地方在,祖國撿到髮夾後,他是放在書桌上,他與未婚妻的合照前,就這麼光明磊落的放著。知道嗎?重要的東西,男人才會放在書桌上,沒放在心上的東西,就會放在除了書桌以外的任何地方。他沒順手還她,那是因為他隔天就把她轟出選美團隊,然後一直放在書桌,此心此情、真的迂迴又曖昧!

 

祖國把辛薇萊轟出選美團隊,一開始的原因很單純,他只是不想她被捲入如此複雜的遊戲裡,尤其在他看過她與老奶奶的互動,他明白的是,一個單純的人若是被捲入複雜的遊戲,對單純的那個人來說,勢必是場磨難。

 

但後來,祖國運用自己的力量,再把辛薇萊跩進這遊戲裡,很明顯的是,祖國的心情有了轉變,也代表著他已經作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當然,辛薇萊還只是他的棋子,而我看到的卻是,在他決定使用這顆棋子的同時,就是介入他人的生命的一種作法,也就是說,祖國在第六集末,就已經決定了讓辛薇萊參選仁州市長。

 

第七集的袖手旁觀,完全只是祖國把辛薇萊逼到沒有路走的一個手法,他就是要她自己經歷這一段路,而守仁秘書關於辛薇萊的一些話,也讓我發現,祖國前面的確是把守仁當朋友在對待,但他也沒全信任守仁,某些心底的想法,他沒告訴守仁過,尤其是對辛薇萊的想法與作法。

 

對待其他人,祖國一直是直來直往,完全沒有隱藏,包括他對辛薇萊,也一直是非常光明正大的,但就是面對守仁的時候,祖國的那個氣很沒辦法一氣呵成。我只是感覺,守仁是小祖國,只是肩上沒承載那麼多的悲傷,在面對一個崇拜自己的晚輩面前,不能理直氣壯,那會顯得很奇怪。

 

而第八集一開始,這迂迴的手法,則多了拐!

 

不拐辛薇萊不行,因為她不會中招,在此之前,辛薇萊的確暗戀祖國,當然她會期望愛情,可是,祖國要的不只是愛情(不只是愛情,當然就包括愛情。)

 

祖國明白辛薇萊重錢,因此用670萬韓圜拐她一起跟他去旅行,這趟旅行,最美的一幕,是當辛薇萊聽聞祖國要她參選仁州市長時,她不小心嗆到,祖國完全是靜靜地拍拍她的背,再快快地給她水喝,這一幕讓我想起,My Girl中,當女主角(我沒有無視她,只是想不起來名字)裝噎到時,薛功燦慌亂的跑下車去買水,在得知女主角是裝的後,他沒有生氣,只淡淡地跟她說:「還是拿著水吧!吃這東西真的容易噎到!」薛功燦當時臉上的那份平靜,與祖國在辛薇萊旁的這份篤定,好像!那就是,不論妳怎麼樣,我就是這個樣。

 

而兩人同眠的那個夜,是最微妙的氣流。

 

男的擺明有未婚妻,女的知道這件事情,兩人一起討論男女關係,然後同帳而寢。

 

男的體貼女的緊張,刻意裝出鼾聲,好讓女的放鬆而眠,沒想到女的乾脆轉身開始撫摸起男的臉龐,此時心跳加速的反而是男的,他其實可以繼續裝下去,但他沒繼續裝下去的原因是,就是他自己說的那句:「妳再這樣,我就要撲下去。」

 

祖國是一個會拐辛薇萊的男人,但他此時此刻說的是真的,他會撲下去,所以他只能走出去,事情已經夠多了,場面已經夠亂了,現在真的不能撲下去,所以他只能走出去,而我揣測的是,他篤定他未來會朝她撲下去。

 

一個曖昧能玩得這麼迂迴,會出現美麗的氣流,那是絕對的事情。

 

PS

 

我這一篇感想,要是邏輯不順,這就要怪罪R系家的一個神經病,邊寫邊看噗,不能專心呀!

 

 【放文區1http://katego.pixnet.net/blog

【放文區2http://tw.myblog.yahoo.com/umokate/

【放文區3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bs/

【放文區4http://hi.baidu.com/katego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