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手扎置於左列檔案庫中,歡迎家族成員轉貼,但請于文末、附上Kate手扎網址連結,謝謝尊重!

【討論區:http://tw.club.yahoo.com/clubs/KateGarden/

 

Kate手扎第519◎日嫌疑犯X的獻身

沉默的愛情By KateFrom Taiwanon Feb 25 . 2009

For祈雨孃

 

本來就不期望福山雅治在這部電影中的表現會有多出色,尤其在我知道堤真一有演出之後。沒想到的是,在看過「嫌疑犯X的獻身」之後,卻對福山雅治的表現非常滿意,可能是湯川學那嚇死人的招牌遮臉動作不見了,也可能真應驗了我過去的一個信念:「沒有期望,就沒有失望。」

 

整部電影的基調,都是灰色、暗沉的,但堤真一的第一幕戲,從熟睡中慢慢甦醒過來的過程,那臉上的表情卻是幸福的,因而我開始專心看這部電影,從這段開始。

 

我沒看過原著,即使覺得電影很精彩,我仍然不打算找書來看,但我卻可以體會到石神哲哉的心情轉折。

 

電影中,是用倒敘法,來描寫到他原先是想自殺的,不管他為何想自殺,但他曾經不想活下去,這是事實。所以,當花岡靖子的那一聲門鈴救了他開始,就我個人的認知是,石神哲哉其實是想活的,只是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在他看到花岡靖子的那一剎那間,他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花岡靖子只是石神哲哉在活下去與自殺的天秤之間,剛好出現的一個理由罷了。

 

後來的每日早晨,他藉由花岡靖子的聲音來提醒自己,該起床了,該出門了,該去買便當了,雖然,他沒真正的走入花岡靖子的生活,但他想辦法讓自己變成花岡靖子生命中的一部份,他用的是溫柔的假裝。

 

就像湯川學形容石神哲哉的那一句話那樣:「石神是不可能殺人的。」石神哲哉真的是一個溫柔的男人,他用溫柔的手法讓自己介入花岡靖子的生命中。每日晨曦,從花岡靖子的聲音中醒來;每天的飯,吃的都是花岡靖子煮的飯;每日夜晚,從花岡靖子母女的對話中,沉沉睡去。這是一種不會打擾到其他人的手段,也是沉默的愛一個人的方式。

 

日積月累的習慣,也會變成一種擁有可怕力量的愛。當石神哲哉發現他有可能再也聽不到花岡靖子的聲音的時候,他就會作出可怕的反擊。

 

這一部電影的支架,就是石神對花岡那一份動人的愛戀而已。所以石神會為了花岡去作任何的事情,為了保全這一對母女,石神會作出任何的事情,即使殺人。

 

當我看到石神上班時走過的那一段路,不知怎麼了,我就發現了第二次就少了一個人,就像石神對湯川說過的那一段話,那些人也是時鐘的螺絲,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的少一顆螺絲呢?除非自己鬆掉了,再不然就是有人拔掉了。

 

一開始,我也想不透的是,花岡靖子母女是哪來的不在場證明?而且還是有兩個人可以作證她們母女倆真的有去看電影,法醫的科學證據是不會騙人的,那具死於122日 的屍體,那對母女真的也在那天正在看電影(過去進行式),我當時沒想到的是,人其實是在121日被殺掉的。(看電影,就喜歡這種驚訝的感覺,爽快。)

 

石神哲哉真的聰明,湯川學真的纖細,連草薙俊平都有其敏銳之處。當草薙俊平對內海薰說:「這真是夠不在場證明了。因為這對母女的體力真好,在平常上班、上學日還可以去看電影、吃拉麵、唱卡拉OK…」,這個時候,我只覺得以上那三個帝大出來的男人是完美的鐵三角,而內海勳真的是可有可無的角色。

 

福山雅治在這部電影變成了一個大配角,北村一輝更成了跑龍套的角色,至於內海薰真的有點變成打柴崎幸的名號,多拉一點粉絲進電影院而已。所以,福山雅治變成了大樓外裝飾用的壁磚,柴崎幸成了大門外的水溝蓋,而北村一輝則成了一進大門後,出現在玄關的腳踏墊,最重要的是,這棟名叫「嫌疑犯X的獻身」的公寓,我還是住的舒服、快樂,因為裡面的裝潢用的材料叫堤真一,而室內設計師是福田靖。(補充,原先畫圖的建築師叫東野圭吾。)

 

雖然堤真一縮著身體走路,但他卻有石神哲哉那行屍走肉的特質,堤真一真的是這部電影最出色的演員,雜亂的頭髮、不合身的衣褲,與刻意用圍巾圍住的嘴巴那樣,他真的是一個不起眼的高中教師,雖然他是一個百年難得一見的數學天材。

 

整部電影都非常嚴謹,唯一讓我有疑問的地方在,石神沒事約湯川學去爬山幹嘛?

 

是想殺他?還是想套他知道多少?要想殺他,找他上山絕對是一個很蠢的作法,因為石神哲哉變成了唯一的關係人,有點腦子的人,最後還是會把線索找到花岡母女身上,因為石神哲哉沒事殺湯川學幹嘛?

 

要想套他知道多少,那在山上的那段對話,兩人又很飄來飄去,一點都不像是在探對方的底,那段爬山的戲,真的跟內海薰一樣,可有可無,因為,很少有觀眾會因為要看一段白雪皚皚的場景,而走進電影院,尤其是寒帶國家:日本,那一幕爬山的戲,是我看這一部電影,唯一有被卡住的地方,還是導演心意,異常難捉摸呢?

 

當我被石神哲哉跟蹤花岡靖子的行徑嚇到皮皮挫時,回頭,我看到花岡靖子一下休旅車,看到石神哲哉看著花岡靖子的眼神,我卻沒有這個男人是變態的感覺,因為堤真一的眼神讓我看到了深情,在當時我很困惑,因為這樣的眼神,不該出現在一個變態的跟蹤狂身上,可是在當下的那個石神哲哉又真的是一個變態的跟蹤狂,一直看到最後,我想起那雙令我感動的雙眸,原來石神哲哉真的是在守護花岡靖子,用他自己很獨特的方式去愛著一個也是很特別的女人。

 

石神哲哉一開始就有犧牲自己的打算,一直到最後,他什麼都算到,連湯川學的反應都有算到的他,沒算到的是,花岡靖子竟然會出面自首,所以他才會有像野獸那般的哭泣。

 

最後,湯川學與內海薰的對話,讓我意識到的東西很有趣,湯川學的結論是:「石神不要去愛人,他也不會變這樣」;而內海薰的結論卻是:「花岡靖子讓石神懂得了什麼是愛,她治癒了他。」這真的是很無懈可擊的對話。

 

原本,在石神對湯川學感傷的說出:「你都不會老,真好。」讓湯川學發現,石神戀愛了,那時的我會揣測湯川學也有戀愛的滋味過,不然他頂多只會發現石神的改變,而不會把那改變定位在因為戀愛,除非他自己愛過,結果,到了最後,湯川學又開始擁抱理性的科學,跟感性直覺的內海薰劃清界線,有趣,這真的很有趣。(狂笑,因為我在前面被裝笑維,沒事,回神。)

 

真的是很好看的一部電影。

 

PS

某孃:妳有哭嗎?

K:沒有。

某孃:我從石神盯著天花板,想四色數學開始哭。

K:因為石神一開始盯天花板,我還以為他是想北斗七星,後來突然想起他是數學系,不是天文系,我就笑出來了

 

【放文區1http://tw.myblog.yahoo.com/umokate/

【放文區2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bs/

【放文區3http://hi.baidu.com/katego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