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

我怕事情過了太久,思緒將無法再度如此刻那般周全,所以想了想,坐下來趁著現下思海像大潮翻漲一樣給你寫下。

隨著信,我會附上昨晚為孟皓剪的音頻給你,關於ep7 & 8,而此封信,我也將主談ep7&8

 

就從愛情人格的角度談起吧!

 

我發現,孟皓與雨馨,之所以在愛情上如此契合,有一個如齒輪般重要的愛情性格的嵌合度,是常人難遇見的對手。

 

在愛情上,雨馨是個很喜歡將願望放在行為間中僅只一半的人,她喜歡留下一半的餘韻,讓愛她的人去猜。

 

這個猜測的動機,在女性敏感的思維指向裡,是為冀求之餌,是一種測量,測量對方愛自己的程度是多是少?而這個讓人去猜的行為,並不一定是心機城府之設,而是絕大部份中國的女性在愛情上養成的習慣,那是文化的包袱與束縛所造成的影響。

 

而孟皓之所以在這個重要的結點上與她契合,是因為在中國思想教育體系下所養成的男性,因為缺乏西方教育的自由與幽默,又帶著絕大部份價值觀裡,社會對男性性別的重視而養就的優越感,因此,男性在面對女性留下猜測的機線時,通常會應付拙劣,一般而言,中國的男人厭煩在情感上猜測,認為那既是幼稚,又不切實際耗時間。但孟皓卻很喜歡猜測,而且,他玩這個遊戲,玩得興味盎然,更甚者,孟皓是個絕頂聰明的人,他猜得極好極準,是因為他細心,用心觀察與揣摩,更多的,是他聰明,不設限,於是接受任何變化的自由,因而能應付女性付予猜測玄機的纖敏答案。

 

給你的ep7&8音頻裡,有個橋段正好可以明顯的彰顯舉証這個說法,順ep7走向 ep8的順序,在ep7裡,孟皓發現了雨馨對彩票的興趣,那天晚上,他回家時發現妻子,殷殷努力的想進入雨馨的世界,發現了雨馨對彩票的關注,他笑著提議作她的彩票諮詢師,到了ep8的腳本中,雨馨與他正經八百的拆起家庭帳目,他終於依了她,讓她負擔一部份家庭經濟帳面,但反問她如何還他三十萬,雨馨正經的說她的計畫,他聽完後,認真疼愛的對她說,他再借她五十萬,讓她一輩子都得留在自己身邊,雨馨默而不答,表情卻輕而深,孟皓反應奇快,突地一默,動機轉彎,他記起了當日發現雨馨對彩票的興趣,於是他說:「我明白了!難怪對彩票那么有興趣」。

 

這兒想法太多,寶藏也太多,我一時抓不住,邊打字時邊擔心錯過了,但仍得逐條取來談。

 

從猜測這個主題來說,他的回應連結是非常迅速的,雨馨不喜歡明說,但她卻不見得是因為不喜歡對方知道,那是小女子心態,融合了自尊、羞赧與造作而來的。孟皓奇特的性格是,一般男人在遇見猜測,如果是一道牆,當日未翻越即罷手,但他在數日之後所再發生的聯想中,找到交集的答案,可以前後連結她所留下的線引,找到她的心事與想法。

 

我喜歡他先說 :

「那么我再借你五十萬,我讓你一輩子都在還我,牢牢的待在我身邊,那裡也去不了。」

 

這個語氣對愛情的渴望與冀求如此之深,將思念與想望,緊密包裹扎實,放在短短的話語裡。

 

但下一個話鋒一轉,卻是實事求是的俐落聰明,他馬上明白了他的愛人心眼裡打的什麼主意!

 

之所以喜歡,是因為無論在情感或是行為上,這是兩種截然不同架構的思維,一個取決於感性,而且是十分飽滿的感性,但一個卻又是絕對的理性,在感性與理性間如此迅捷的跳脫,真是漂亮的一個情緒管理。

 

回頭來說他那句再借五十萬的句子。

 

那么短的句子裡,透露出一個男人對愛的期待與強烈的需求,幾乎成了強制的渴求,他的五十萬句子裡,是用商人的精明,應對妻子對他們婚姻的計算態度,來行走他愛的落實。他的五十萬,沒有尋常男人的委屈或是提出這個金額的傲氣高調,而帶著委婉的,不易覺察的退讓與退求,教人聽見時,十分心疼,雖然他的語氣,帶著輕輕的微笑,那幾不可聞的,對自己如此著迷她愛情的自嘲。

 

ep8裡,他用了一個高明的手腕,是讓雨馨順利處理了哥哥飯店的職務,一般來說,這個手腕在腳本中並不少用,也是很多財勢男性在追求女性時愛用的老招,我之謂他的高明,是這個手腕,從頭到尾並沒有洩了手腳,而且,為他將他的妻子,在夜裡帶來到他的書房,對他額額稱道起自己的才幹。

 

他坐在書桌前,聽她如孩子興高彩烈討讚賞的,說著她如何順利脅迫成功,他鎮靜如黑夜,對他寵溺順從的說:「對。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誇妳。」

 

對字起音時,他的聲音是落到了底的,像大石沉猛地沈入深海,一聲悶然肯定堅實的沉聲,完全落斷 .我都不知道怎么誇你這句慢慢不急的跟在後頭 .刻意緩了半刻才跟上節拍 ,而我都不知道的我字 ,取了一個重音腔 ,比對自還要輕 ,讓情感從深海潛游回天空下來 ,都不知道卻有幾個暗轉音 ,讓音色聽起來帶著寵溺與戲謔 .好似輕輕摸摸她的頰 ,讓她聽起來是讚賞 ,但於他 ,卻是了明隨她高興 ,順她孩子氣的疼愛 .而他的表情 ,在鏡頭 ,是低眉的溺愛淺容 .

 

這個情感狀態一直延續著 ,終於在她提議要拆經濟帳時 ,他撫著自己的下顎 ,輕如鴻毛之聲的先給了一個輕笑 ,說了句 ---- 妳真像個孩子 .

 

其實 ,雨馨的愛情 ,之於他 ,在婚後轉變的比抬面上還要快 .

 

當她在ep8裡對他談起她自己戀愛只有一次 ,轉而問他戀愛有幾回時 .她的愛情 ,已經轉進了他的世界 .

 

當一個女子心裡住著一個愛人時 ,她是不可能關懷或是對眼前這個良人有興趣追究他的戀情的 .而她談起自己大學畢業後才談過一次戀愛 ,那個口吻如此輕鬆坦然如話家常, 絲毫不帶的緬懷與牽掛, 隱示著她的舊愛早已處理成為過往痕跡 ,而眼前的良人 ,在她對他的戀情有了好奇時 ,已經跨進了她的心央 .

 

這兒輕帶一筆額外的話題, 孟皓是個喜歡猜測 ,視猜測為一個遊戲而非一個無聊困擾的人 .而且 ,是個聰明的猜測者 .但他在對她的愛情上 ,卻是個不作猜測的人 .正因此 ,他在面對她所拋出行為上隱証情感的纖微改變時 ,他並未因拾得她的回應而得到利用其情感的滿足來拼湊出她對他的愛 .

 

因此 ,在艱難中, 他有了第一次 ,超出理性控制之外的妒意爆發 ,即是那場他一晚回家 ,輕聲進了屋 ,看著自己愛妻 ,發現她沉睡如仙子, 卻在入夢前看著舊愛的相與提詩而駁然大怒 .

 

在艱難的腳本中 ,孟皓的父親曾經在兩家首次相親會面時帶話說孟皓的脾氣不好 .孟皓在追求雨馨時 ,也討好討巧的對她說 ,自己脾氣不好 ,要有人管管約束 .但實則上 ,生活層面的孟皓 ,卻很少讓怒氣控制了自己 .如同他在公司會議上說的 ,他不會浪費時間在情緒猜測上 ,想知道山後有什麼東西 ,與其以情緒猜揣 ,不如翻過山頭去找出來 .另外 ,怒氣的控制也代表了他對理性的駕馭能力 .但在艱難中 ,他有兩次失去理性的怒氣 ,都是為了自己掌心之中的妻子 .

 

現實中 ,婚姻之難長期行走 ,是因為為夫與為妻 ,在情感的行為條件上無法充份嵌合 .

 

特意舉出這個猜與測的嵌合度 ,其實是普遍在中國社會裡 ,男女情感行走進婚姻會遇見的障礙 .在婚前戀愛, 猜與測的無法嵌合 ,通常不易發現 ,因為熱戀時期 ,無論男方或女方 ,都有一種視而不見的能力 .並且 ,在熱戀中, 勉強自己的行為 ,雙方都願意為對方而作 .但進入婚姻之後 ,猜與測的行為標準上無法嵌合 ,久而行之 ,變成一種不耐 .

 

艱難的腳本 ,對孟皓之於雨馨 ,所以是絕佳的婚約絕配 ,此其一 .

跟著ep7& 8引出的思考理解是.

 

一般而言 ,我們歸類人類的性格模式有兩種 .一則是思考派 ,一則是行動派系 .

 

之所以架分開來 ,是因為尋常行動派的人 ,不善思考 .意指向行動派的人易衝動 ,虛於遠見 .著重於先行而後思 ,或先行不思 .而思考派的人 ,則長期被掛上的稱號 ,則是只思而不為 ,滿腹理論卻不重實行 .

但孟皓這個角色 ,教我欣喜 ,在於他既是個行動派的人 ,也是個思考派的人 .

 

因事而定 ,他去變化行動與思考 ,何者為先 ,何者為後 ,但重點是相輔成 .

 

所以當他觀察自己的妻子 ,他著重的 ,不是思考 ,而是為了行動作為準備的理解 .而當他行動時 ,則會兼顧思考的修正功用 .

 

對於雨馨 ,我相信, 他是有著全盤的想法的 .

 

這個想法 ,不一定訴諸於需要對她的理解 ,而是評估過對她的合適程度 .進而在慢慢的理解中 ,修正對她的作法 .因此, 以落實思考融於行動之中 .

 

這封信寫得過長了 .實是因為對於ep7 & 8的音頻 ,每一個小節 ,都有諸多感受及想法 .但看來思緒翻飛中 ,還是遺失了不少東西 .

 

最末 ,我們來談談鄧超這個人的音色 .

 

記得我們曾經談起鄧超的演技裡 , 內收與外放反世人之其道的才華 .

 

聽到音頻時 ,我有了另一個看法 .

 

我認為 ,鄧超的音色演技 ,要比行為演技豐富 .

 

換個說法 ,可以說成 ,他是以行為 ,來演譯內斂的思維 ,以音色 ,演出外放的情感 .因此 ,他的音色 ,總是比他的演技行為要能感受到他更多的熱情 ,更多感性的部份 .

 

在音頻中 ,我們也能夠發現 ,他的演力明明是克制的 ,是穩定穩重的 .但聲音卻形容另一種狀態 .

 

舉個例而視 .ep8 ,當他對著雨馨執意要分攤家庭經濟帳面時 ,笑著說 :妳真像個孩子 .

 

在演力上 ,螢幕中的他 ,姿態衡正而沉穩 .在不動之間 ,我們只看見他重而深的看著她 ,但情感輕快 ,對白因為寵愛而感受出一種愉快的視覺 .

 

但去除掉視覺的螢幕 ,在音頻中 ,他說著:妳真像個孩子 .

 

在對白先出之前 ,會先聽見一個輕輕的氣音 ,感受到他輕輕的笑意 .

這個輕輕的笑意 ,將他後面將提說的對白 「妳真像個孩子」 ,轉化成一種感情的表態 .他對她的感情 ,是冀求甚深的 .

 

是如此如此像個孩子的她 ,讓他深深的著迷 .

 

是如此如此單純執著像著孩子的她 ,讓他執迷放進自己的一生 ,置於她的一生之中 .

 

ep7的音頻裡 ,他對她提議交通工具 ,雨馨輕輕的拒絕 .他說道 --- 「妳倔起來真挺可愛的」

 

後來談起彩票 ,雨馨閃躲他的打探 ,他玩心大起 ,操作起機智技巧時 ,她笑了 .於是他說 --- 「妳笑起來子  真好看」

 

他的演力上 ,透過行為 ,讓我們感受到他對她外相上的迷戀 .他總輕輕的看她 ,深深的看進去. 在演力上 ,深深 ,是隱性的內收了 .

 

但在音色上 ,鄧超的音色掩不住對她的喜愛與沉迷 ,是一種無法控制的年輕飛揚 .似乎對她的迷戀 ,無所不在 .於是 ,他對她的感情 ,豐滿而意義深遠了起來 .更甚 .更甚於外貌皮相上的視覺 .

 

談起了ep7 ,感覺來了 ,順道一提 .

 

他受阻於雨馨的幾次殷勤 ,總能轉意而卸除她的冷淡 .那份對談的機智 ,是將談判的技巧 ,放在他對她的愛情之中 .於是 ,他的愛情 ,顯得如此智慧 .

 

有人說 ,真正聰明的人 ,總在人們以為的限制中 ,突破了歸範 .而得到自由的意義 .

 

孟皓對於雨馨的愛情 ,在我看來 ,是如此智慧的模樣 .

 

他是以 ,胸口的最烈火燄 ,與她談一場 ,託付他今生的愛情 .

 

是以 ,思維中智慧的最精華 ,與她和一場 ,浪漫的依戀 .

 

我傾情於 ,他依戀中 ,完美的智慧 ,意義卻落諸於深醇的感情 .

 

因此 ,理性包含著萬千的感性 .當我們以為理性已經勝於一切 ,理性已經雕琢鑽石 ,他實則是為了表達真正存在的感情.

 

記得看過一篇專訪 ,他與田友良談述及為了孟皓這個超越他真實年齡的角色 ,他在音色上作了許多調整與修正 .

 

微妙的是 ,當你去觀察他在發音上的唇形 ,能夠發現他在唸訟對白時 ,刻意將唇型壓得極密 ,對白像在他微張的唇縫中 ,輕輕的擠了出來 .有時帶著怒意 ,就顯得抑味與克制的理性甚重 .當帶著溫柔, 那個形容擠壓而出的對白 ,就形成一個意義深遠的黑洞漩流 .

 

形成的奇特現象 ,正如他音色與演力的相反對論一般 .他的音色調整上刻意的打壓 ,卻是為了描繪出這個角色胸中 ,最烈的火燄 .

 

g. 2008.11.28 13:29 p.m.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