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手扎置於左列檔案庫中,歡迎家族成員轉貼,但請於文末、附上Kate手扎網址連結,謝謝尊重!
【討論區:http://tw.club.yahoo.com/clubs/KateGarden/

Kate手扎第455篇◎台劇◎惡作劇2吻(20)

By Kate(From Taiwan)on May 12. 2008

For P ! For P  ! For P ! JUST For P !

 

看完第20集,我第一個疑問是,湘琴的昏倒,是因為懷孕?感冒?太累?這三個的哪一個原因?

 

經由直樹的疑問,知道有可能湘琴懷孕了!經由江媽媽的慰問,知道有可能被江家感冒的人傳染了!經由Tina的解說,漫畫中交代,是因為支援小兒科的時候,太累了而昏倒。

 

關於懷孕,因為湘琴昏倒沒多久後,就離家出走,所以沒來得及驗孕,直到最後一集的最後一秒鐘,都沒有確認她是否懷孕了;關於感冒,那是經由湘琴昏倒後,江媽媽的一句:「…都是我們傳染給妳的…」,雖然湘琴完全沒有像江家人那些咳嗽、流鼻水、躺在沙發上…等明顯感冒症狀,但江媽媽認為湘琴是感冒了;至於太累,我個人認為這是最合情、合理的一個說法。

 

看完結篇到第八分鐘,我頭開始發昏,不是想睡覺、也不是因為感冒,是因為鏡頭晃到我頭好昏,直到第二十七分鐘,我開始想吐,於是只好先停下來休息一下,我突然想起,不管是電影還是電視劇,上一次讓我看到想吐的是:美國電影「厄夜叢林」,這次是我第二次。

 

再度由Tina的解說,聽說鏡頭晃動是故意的,為了表現觀眾偷窺江家生活的意境。

 

坦白說,我完全感受不到上述想表達的意境,我只感覺到這是一種視覺虐待,更何況,觀眾不是偷窺者,觀眾是正大光明的看。偷窺者必須顧及被偷窺者的心情,所以必須隨時的調整自己的姿勢,因此鏡頭會晃動,而光明正大的看,則是「那群人」在大馬路上聲量過大,因此引起人們往窗戶外看…。

 

我說了上述那些話,只想表達的是,晃動手法在電影上來說,向來是試驗性的拍攝手法,我單指從第一分鐘晃到最後一分鐘,那末,現在惡作劇2吻第20集是一種試驗性拍法囉?

 

如果我沒搞錯的話,淘氣小親親是一套調性很輕鬆的漫畫吧?但為何打從我看惡作劇2吻第一集開始,就覺得調性沉重,即便有那一場床戲,到了最後一集,我更覺得這是一部調性很悲的台劇,色調暗沉、節奏緩慢、哭戲一場又一場,間中更是夾雜了幾場演員們的大聲哭喊,在看第二十集的過程中,我完全沒有被感動到,哪怕是一絲絲,觸動我心情起伏的點,完全沒有,我只不停地感覺到這好灑狗血、實在是太灑狗血、為什麼會那麼灑狗血?

 

當初看完日劇交響情人夢,我迅速的上漫畫出租店借漫畫回來看,但惡作劇2吻卻讓我對漫畫退避三舍,這也算是一種成功的反行銷手法吧!

 

我對電視劇中強調湘琴的夜盲症,甚至放大這病到整整一集的在強調,其實沒有多大意見,我有意見的是表現手法。

 

湘琴本是一個堅強的年輕女子,但惡作劇2吻的湘琴,讓我感覺到,她是一個碰到挫折,先哭再說,而且是哭到很大聲,一定要哭到趴在門後面那種;遇到困難,除了離家出走,還是離家出走,惡作劇2吻的湘琴,完全不具備教化社會的意義,如果說她要成為教材,那是負面教材,兩性關係的負面教材。

 

「為賦新詞強說愁」,則是我看惡作劇2吻的第二個感覺。

 

婚後,睡前,直樹一直都記得幫湘琴開小夜燈,就第二十集不記得兩次,無妨,反正第二十集的問題,就是從直樹忘了開小夜燈開始。

 

沒有問題,就要製造問題,但請要記得,製造了問題,就要有能力的漂亮解決問題。

 

由小夜燈、由夜盲症,到湘琴不想成為直樹一輩子的負擔,她不知是第幾度的離家出走了。好吧!走就走了,但問題出在,當她發現邱婆婆孤獨的過世後,因為不想一個人孤單的死掉,所以她回到了直樹的身邊,問題回到,如果湘琴沒發現邱婆婆孤單的過世呢?那湘琴是要繼續飄嗎?在湖旁飄、在大馬路上飄…,然後就來個惡作劇3吻到惡作劇43吻嗎?

 

因為不想孤單的一個人死掉,讓湘琴對直樹的愛變得好廉價,回頭,竟只是為了讓自己有個伴而已,所以這是惡作劇2吻的湘琴,而不是淘氣小親親中的琴子!

 

讓湘琴不知幾度的離家出走,是一個典型的沒有問題,強行製造問題的例子。

 

回過頭來,我看到直樹開始赤足狂奔尋找湘琴…。

 

這一段尋找失蹤的愛妻,本該是一個動人的視覺感受,但我只覺得好熟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油然升起,隨著直樹時而低頭、時而吶喊,我想起來一個角色了:葵。

 

其實,在直樹吶喊的同時,把湘琴兩字換成百合,告訴我現在正在看薔薇2戀,我也接受,完全是同樣的演法,卻是不同的角色!

 

直樹不是葵!雖然他們都是日本男人,但直樹真的不是葵。

 

除了演法完全一模一樣外,直樹在尋找失蹤愛妻的那整段,也有情緒不連貫的問題。

 

從直樹赤足狂奔開始,他的心情應該是焦急不已,那該是種一刻都停不下來的著急心情,那他還有心情趴在欄杆上,看著手機,想著湘琴會不會打電話來嗎?那畫面,如果不是前面有演一段失足狂奔的情節,是一個還不錯的畫面,接近完全靜態的畫面,電影場景般的現場收音,一個男人摸著手機,那背面…會是完美的手機廣告畫面。

 

接下來,直樹去摸牆壁,在發現那邊已經沒有湘琴的蹤跡,他還有心情在哪摸牆壁?!摸完牆壁,緊接著癱在牆壁邊,不要跟我說一個天才般的男子,在找不到他的愛妻時,為了表現他的崩潰,癱坐在地上、狂怒的大喊,這是表達一個冷靜男子捉狂的最佳表現方式!

 

對我來說,這是惡作劇2吻的直樹,而不是淘氣小親親的入江,一個優質的男子瞬間瓦解在電視機裡,我看到的是一個偽裝成入江的葵,我雖然沒有口德,但我一向好眼力。

 

老實說,看惡作劇之吻,大概在第10集開始,我也出現了幾集不耐的感覺,但從來沒有這次惡作劇2吻這種被「裝孝維」的感覺。

 

P跟我形容過,他認為那一整段直樹與湘琴的你追我跑,是一段「廢戲」,這「廢戲」兩字,在我腦海中久久揮之不去,在以不快轉的方式,看完惡作劇2吻第二十集後的感覺,我同意「廢戲」這兩字是絕妙的形容詞。

 

製造了湘琴可能失明的問題,因為沒有漂亮解決湘琴回到直樹身邊的能力,弄了一個邱婆婆孤單過世,然後湘琴不想這樣走完她的人生,這是一個非常不漂亮的手法,不禁要問:「沒有能力,就不要製造問題,製造了問題,就不要把觀眾裝孝維的解決問題。」

 

回到直樹身邊的湘琴,就像是完全沒有失明的陰影曾經發生過似的,我完全有一種被裝孝維的感覺。

 

其實這導演有一種魔力,他像是教主似的,會引領他的教徒進入一個他想像中的世界,所以不要翻拍熱門的漫畫,他的市場依然會存在,我支持這位導演去執導原創劇本,我深信,那些他死忠的支持者還是會熱血的支持他的。

 

所以,拜託,請不要再執導華麗的挑戰了,我是很認真的說著,他真的不要再翻拍任何一套日本漫畫了,跪求!

 

【放文區1:http://tw.myblog.yahoo.com/umokate/
【放文區2: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bs/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