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手扎置於左列檔案庫中,歡迎家族成員轉貼,但請於文末、附上Kate手扎網址連結,謝謝尊重!

【討論區:http://tw.club.yahoo.com/clubs/KateGarden/

 

Kate手扎第439篇◎台劇◎惡作劇2

初夜By KateFrom Taiwanon Jan 18 . 2008

 

【請晚上10點以後,在觀看這篇手扎】

 

「還好妳沒事」

直樹懶懶地靠近湘琴的身體,用淡淡地口吻表達最深切的關心。一句還好妳沒事,道盡為人夫萬般的操心,直樹真的是擔心的,失了蹤的湘琴,怎麼可能讓他不擔心?看似平淡的語氣,卻沒發現,直樹是緊緊地抱著湘琴在自己的懷裡。

 

「累不累」

直樹問這句話時,先是用自己的嘴唇貼近湘琴的髮際,以模糊不清的聲音,妮喃的問著湘琴,直樹整個人已經是將湘琴貼緊自己的懷裡,湘琴怕是哪也去不了,即使在如懸崖般的陽台,湘琴真是哪也去不了,安安穩穩的在直樹的懷裡、牢不可破的在直樹的愛裡。

 

『你比較累吧?!天都快亮了。』

直樹聽完湘琴的回答,無奈的苦笑,並將自己的下巴抵住湘琴的肩膀,思索著在這樣微涼的清晨,兩人一樣都是徹夜未眠的倦意,湘琴要怎麼明白直樹此刻的意圖。而直樹是真的擔心湘琴,在湘琴的心中,還是只有自己,湘琴心心念念的還是直樹的感受,直樹知道他的湘琴,永遠是他的湘琴。

 

「我們從認識走到今天,這段路好漫長

『只要可以跟妳在一起,怎麼樣我都會覺得很幸福。』

聽完湘琴堅定的說完這句話,直樹再也忍不住,先是輕輕地往湘琴的髮際,重重地吻下去,一開始,湘琴以為是直樹在對她撒嬌,她用微笑回應直樹的親吻,直到直樹用舌尖探索湘琴的耳際,湘琴心頭才不禁一震,直樹這是在跟她索求最深的、最濃的愛意?!

 

直樹自湘琴的耳際吻到頸肩,每個吻,深深淺淺地落在湘琴的耳、湘琴的臉頰、湘琴的頸項、湘琴的肩膀,直樹明白此時的湘琴只是嚇到,其實他的妻子還不是很明白,此刻的他,在跟她表明些什麼東西,於是直樹的雙手從湘琴的胸部往上緊緊托起,他是在跟她要愛,要她全部的愛,從她的身體,每一吋每一吋的要起。

 

直樹慢慢地讓湘琴明白一件事情,他是男人,這個男人是她的丈夫,而他現在要全部的她,霸道的直樹用手托起湘琴的臉龐,直樹決定該讓湘琴回應他的愛意,誘惑似的輕撫湘琴的唇,直樹用他的手指暗示湘琴:「剛剛我是怎麼吻妳,現在的妳,要一個一個地還我剛剛每一個的吻,一模一樣的。」

 

直樹將湘琴轉過身來,每一個來自直樹舌尖的襲擊,都是直樹對湘琴最直接的索求,直樹不擅長說愛,但他對於用吻表達他是如何的需要湘琴、愛著湘琴,倒是信手拈來,輕鬆自然。

 

湘琴當然懂了直樹的用意,倆人緊緊相擁在一起,交纏的不只是彼此的身體,還有倆人靈魂第一次如此的緊密扣在一起。直樹短暫的微笑,他知道湘琴終於明白了他此刻的意圖,像是在掠奪湘琴的唇,直樹的吻不曾停歇,一遍一遍深深淺淺的進入湘琴的唇,此刻流轉的是直樹將湘琴完全征服的音符。

 

蠻橫的將湘琴壓在下方的直樹,一遍又一遍的吻著湘琴的每一吋肌膚,用綿密而不間斷的吻,來轉移湘琴的注意力,直樹知道這時的湘琴已經完全淪陷在他熱切擁吻的歡愉。

 

直樹的吻沒停過,他的手慢慢地卸下湘琴最親密的衣褲,不著痕跡地,湘琴絲毫沒發現直樹的手漸漸地在轉移,在不經意間,直樹輕輕地、慢慢地將屬於自己的愛意恣意的進入湘琴的身體,湘琴毫無防備的完全被直樹攻城略地,這剎那間,是一種被侵入,那刻直樹用最深的吻,讓湘琴暫時忘卻短暫的痛楚,就像這幾年來,湘琴對直樹的愛那樣,有歡愉、也有痛苦,極喜常常與極痛並肩,在直樹的愛裡,湘琴是水與火的來回交替。

 

直樹要湘琴的全部,全部的愛、全部的身體,啃蝕湘琴的肩,與輕輕重重交替的進入,這刻的湘琴,是最快樂的湘琴,她擁有直樹最綿密的愛,在他的懷裡,她哪裡也去不了。

 

從被侵入、到融合在一起,直樹要的是永遠、永遠的在一起,不只是愛著湘琴,他會分分秒秒的守護湘琴,湘琴懂也罷、不懂也無妨,因為,在他的懷裡,湘琴哪也去不了,這個清晨,直樹將湘琴,從女孩變成女人,愛的單位,無法計算,直樹早作好用一輩子的時間,慢慢地讓湘琴知道,他絕對比她愛他,還要愛她,用一輩子的時間。

 

【放文區1http://tw.myblog.yahoo.com/umokate/

【放文區2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bs/

【放文區3http://hi.baidu.com/katego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