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By祈雨孃

Kate手扎置於左列檔案庫中,歡迎家族成員轉貼,但請於文末、附上Kate手扎網址連結,謝謝尊重!

【討論區:http://tw.club.yahoo.com/clubs/KateGarden/

 

Kate手扎第437篇◎韓劇◎壞愛情、毒愛、錯愛

威力驚人的強颱By KateFrom Taiwanon Dec 25 . 2007

 

妳們不會了解到,我有多喜歡「錯愛」!不過這也沒什麼好奇怪,我常常隨便的喜歡,又輕鬆的忘懷,甚至,在我後來的文字裡,根本不會發現我曾經喜歡過某部戲,我想我真的有徹底奉行「船過水無痕、睡過不承認」的例律。

 

「錯愛」第一、二集並沒有什麼電到我的情節,老實說,第一、二集的「錯愛」非常「花系列」,卻很不是很傳統韓劇的套路,節奏之快,令人措手不及。

 

令我決定ON檔追的原因,是因為在第三集中,姜勇基喝得酩酊大醉,以至於無法開車去探視住院的父親,才只好麻煩羅仁靜開車送他去醫院。

 

去醫院的過程中,姜勇基因為心情不好,一直是處於假寐的狀態,後來他突然將旁邊的窗戶打開,於是羅仁靜問他怎麼打開窗戶了?因為很冷。姜勇基還是閉著眼睛的回說:「我混身酒氣,在密閉式的車內,怕妳聞了會頭暈」以為我是因為這一個貼心的行為,就被他感動嗎?當然不!是編劇這一段的描寫,讓我感覺到創新,亞洲愛情電視劇裡,針對男主角貼心的描寫,不外乎女主角過馬路差點被車撞到,然後被男主角攬腰救起等諸如此類的劇情。

 

喝醉的人,應該是不會注意到這個小細節,所以姜勇基他沒醉,他只是喝酒不開車而已,我想他原本就是一個心思細膩的男人,只是面對前女友的自殺,與自己不睦的父親,讓自己不清醒,算是逃避的方法之一吧!

 

所以當他注意到身旁這位女子的感受時,也就是接近他痊癒的日子了。

 

到達醫院後,羅仁靜見姜勇基還是閉眼不下車,以為他是真的酒醉,羅仁靜於是打開車門下車,打算幫姜勇基開車門,沒想到姜勇基馬上自己開了車門,然後對羅仁靜說:「妳也是該被人疼愛的公主,以後不要隨便地幫別的男人開車門。」

 

這一段話原本沒有什麼意思,只是姜勇基隨口說出來的話語,但回顧羅仁靜在第12集的遭遇,她被男2無情的對待,還記得她被男2老婆拳打腳踢的時候,男2在哪裡嗎?男2靜靜地坐在車上從後視鏡觀看,即使他是緊握拳頭的看,但他還是靜靜地坐在原地不動;還有,這5年來她又是過的如此辛苦,最疼愛她的爸爸已經在躺在療養院裡,她真的是一個人咬著牙過下去,我想這5年來,她應該沒碰過有人這樣為她心疼與著想的,不管是男人或女人。

 

姜勇基那一段話,說來嚴肅,完全迥異於他以前屌兒啷噹的態度,他是非常認真的隨口提醒羅仁靜,她是該被人放在手掌心疼愛的女孩子,這一句對白,說來輕描淡寫,聽來卻怦然心動。

 

一個人愛上另外一個人還需要什麼理由?!羅仁靜對姜勇基並不特別好、並不特別體貼,姜勇基自己也很清楚,羅仁靜是需要錢才靠近自己,2人在相處的過程中,也沒有特別浪漫的情節,但姜勇基就是會不自覺的將眼神飄向羅仁靜,知道為什麼嗎?這就是愛情,很純粹的愛情。

 

是誰先想起對方的,是姜勇基。一個撞在一起的意外,讓姜勇基想起羅仁靜是五年前的大提琴家,羅仁靜只是驚訝原來這世界上還有這種特殊的緣份,而姜勇基則是震驚這5年來,羅仁靜到底是碰上了什麼事情,帶著困惑與心疼。

 

當然這又是姜勇基先喜歡上羅仁靜的。從姜勇基發現羅仁靜有個心酸的過去開始,他的態度變得開始主動,那是一種傷口互舔的心情,姜勇基是疑惑,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羅仁靜從大提琴家變成殺雞的劊子手,於是他追問

 

當姜勇基站在廢校的屋頂上,看著羅仁靜獨自一人從遠方慢慢走來,諾大的操場上,空無一人、只羅仁靜而已,姜勇基慢慢地來回漫步,時而低頭微笑、時而抬頭凝視羅仁靜,然後他對著她的身影堅定地低語:「妳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妳此刻正在為我動搖

 

唉!就是因為那一段對白,讓我這個婦道人家即刻的淪陷在某一個驕傲的男人的自信裡。

 

祈雨孃問我,姜勇基哪裡來的自信?因為在第123集,羅仁靜對姜勇基真的就是一整個不順眼、完全地覺得他是死孩子的反感,就算是慢慢地知道姜勇基心中的痛楚,羅仁靜還是冷冷地對他,但姜勇基曾經說過一段話:「我喜歡妳,很喜歡妳,所以妳不可能不喜歡我。」

 

姜勇基一開始憑的是直覺,因為他感覺到羅仁靜對他的態度,其實是有些微的變化,後來他親眼看到她的淚水,便直接印證他的想法,羅仁靜也喜歡他,就像他獨處時,自己說過的:「妳瘋了!竟然在我面前流淚,妳已經完全曝露出妳自己的真實情緒」在看到羅仁靜的淚水那一刻,姜勇基已做好全部的盤算,他什麼都不怕,只怕羅仁靜不喜歡他,已經看到羅仁靜的真心,姜勇基那有可能放過她。

 

所以姜勇基對羅仁靜說:「連上帝都不曾過問我們過去的事情,妳又為什麼要被過去絆住呢?」深深為自己不堪的過去困擾的羅仁靜,聽完這句話,築好的防洪城牆瞬間潰堤,在那一刻,羅仁靜只能束手無策的向姜勇基投降。

 

就像姜勇基同父異母的姐姐曾經講過的那一段話:「她弟弟其實是一個天才」,沒錯!在什麼事情都還沒發生的狀況下,姜勇基就對羅仁靜要求,他跟她絕對死都不分開,他一直在為羅仁靜可能會離開他的這個可能性上作假設,問題是當下,男2都還沒出現。

 

或者他的親生母親早逝,他與父親又不親,跟繼母還有繼姐是完全的水火不容,從來就沒有一個只屬於他的人出現過,在他的認知裡,他沒有所謂的他的人,他一直是孤獨的,所以羅仁靜的出現,像是出現了一個可以救贖他的人一樣。

 

姜勇基前女友自殺時,他雖然難過,也自暴自棄過,但他沒有生死不離,他女友可能憂鬱症纏身,後期除了自殘之外,也折磨姜勇基身心靈,愛情在此時,怕早已消磨殆盡,我想真就像他前女友的認知那樣,她覺得他開始對她煩躁,而從外人的角度去看姜勇基,他應該是不解與無奈,肯定的是,他們的愛情絕對已經生病了。

 

所以姜勇基跟羅仁靜要求生死不離的時候,才顯得姜勇基真的是一個相當孤獨的男人。

 

姜勇基帶著羅仁靜上教堂,在天主的面前宣誓,他永遠不會離開她,姜勇基更帶著羅仁靜去找羅父,直接在羅父面前表明,他會娶她,這一切的行為舉止,完全是把羅仁靜打得潰不成軍。

 

所以羅仁靜有次問姜勇基說:「如果我消失了,你會找我嗎?」

姜勇氣好沒氣的回:「當然!」

羅仁靜於是無奈的說:「那就別找我了吧!」

姜勇基這才正色的答道:「要是妳敢消失不見,我就當妳死掉了,然後我會直接跟妳一起死。」

 

羅仁靜知道姜勇基說到作到,他沒什麼作不出來的事情,所以她在海邊前大哭:「勇基,他該怎麼辦?」

 

這是一部結構相當完整的強颱,而且是雙颱風眼,威力十分驚人,才七集而已,故事進展已經到我目不暇給的地步,真的好看!

 

PS

不過我隨時都作好,看的每一集是最後一集的心理準備,因為我跑得一向很快。

 

【放文區1http://tw.myblog.yahoo.com/umokate/

【放文區2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bs/

【放文區3http://hi.baidu.com/katego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