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手扎置於左列檔案庫中,歡迎家族成員轉貼,但請於文末、附上Kate手扎網址連結,謝謝尊重!

【討論區:http://tw.club.yahoo.com/clubs/KateGarden/

Kate手扎第414◎韓劇◎咖啡王子一號店(17

最令人心動的溫柔By KateFrom Taiwanon Aug 31 . 2007

吵歸吵、鬧歸鬧,當下再怎麼捉狂,冷靜片刻之後,瀚潔還是懂得放手。

瀚潔從一開始的假性玩世不恭,中間朝朝暮暮的緊握在手心,到最後的有條件放手,瀚潔的明顯成長,這是讓我最最欣賞的地方。

 

愛的極大值若是朝朝暮暮,那末愛的最大值就是協助完成愛人的夢想。

 

那是一個頓悟,剎那間的事情,突然想通了,就是一條光明大道,接下來要作的就是忙碌與等待,讓自己的生活忙碌起來,讓自己的等待沒那麼漫長,淡化孤單的影子,當一個人的時候,才不會那麼注意到少了另外一個影子的存在,2年,瀚潔是這樣過下來的。

 

所以當恩燦打電話回來,說要再延長一年的時候,第一時間當然是瀚潔式的捉狂,第二片刻就是想到恩燦的夢想,是自己的想念重要,還是恩燦的夢想優先,瀚潔沒有經過太多的拉扯,再再的選擇退讓,就一年,再一年就好,此刻我又再度佩服瀚潔的氣度,他是什麼樣的男人,妳們心知肚明,他是怎麼的愛著恩燦,我們了然於胸,以他的個性,能下這樣的決定,我尊敬。

 

而恩燦離得開,那是因為她明白了瀚潔有多愛她,她知道他絕對捱得下,所以她才能放得下這樣的一個男人,飛往國外追尋她的夢想。

 

瀚成對柔珠說過:「我要妳只愛我一個人,待在我身邊,我們各自作著自己喜歡的工作,那就足夠了。」這是瀚成對柔珠的期望。

 

在我看來,瀚潔對恩燦的期望,除了上述3項之外,應該還會多了一條:「妳要知道我遠比妳愛我的,還更加更加愛妳。」他最怕的就是恩燦不知道他有多愛她,所以他一直用誇張的愛去愛恩燦,這就是瀚潔。

 

所以瀚潔再再同意放恩燦留在米蘭一年,讓我覺得誇張,因為這一點都不是瀚潔會首肯的事情;所以瀚潔沒親自送恩燦去米蘭,也讓我覺得誇張,因為恩燦沒出過國,學歷大概也高中而已,不要說是英文了,我沒看過她學義大利文,從她知道自己要出國到已經出國,好像不過是一個禮拜的事情,這樣的恩燦,瀚潔敢放她獨自一個人飛往米蘭,而沒至少親自陪恩燦到米蘭學校、租屋處,我真的覺得很誇張。

 

不過沒關係,因為他叫崔瀚潔,所以他一定是對的,不對的是Kate我,怎麼可以有這樣褻瀆崔瀚潔愛情方式的念頭出現,千錯萬錯都是我Kate的錯。

 

瀚潔最漂亮的地方在,他經歷過的事情,只要是美好的路,他也希望恩燦都能走過一遭,像留學,所以瀚潔同意恩燦留學;同樣的,瀚潔曾有過的感受,恩燦都會不由自主的也經歷過一遍,像撫摸。

 

前一晚,2人忘情的在恩燦家擁吻,吻著、吻著,瀚潔的手不由自主的往下移,這純粹是很自然的生理反應,當然也代表他最原始的意圖,涉世未深的恩燦不明就已,驚荒失措的往後退了好幾步,這行徑也讓瀚潔備覺尷尬,最後甚至無地自容的落荒而逃。

 

隔了一夜,換恩燦主動到瀚潔家,並且死賴著不走,這次換恩燦了解並體會,什麼叫不由自主的手就會往下移,當然,當恩燦的手輕觸瀚潔背脊的時候,瀚潔不會沒有感覺到,所以當2人一同倒到床上時,瀚潔發出的笑聲有了解釋,那就是恩燦終於明白了前一天他的需要及感受。

 

瀚潔不求恩燦像他愛她的一樣愛著他,他不求對等的愛,他只求她能明白他是有多愛她跟有多需要她而已,因為當恩燦明白了他有多愛她或是有多需要她時,他的恩燦會跟他的心更加靠近,愛才不會有距離。

 

所以2年後,當恩燦回國,以最讓人驚嚇的方式出現,換來瀚潔目瞪口呆的表情,恩燦她就開心了,這時的恩燦完全跟恩喜像是親姐妹了,都有整人的潛在因子在跳躍著,伺機而動,而我喜歡這樣的高恩燦。

 

恩燦完全是落落大方的接走瀚潔剛喝過的咖啡杯,不扭捏的飲了一口,之後若無其事的坐了下來,那一臉你奈我何的表情,再換到瀚潔不可置信的神情,錯落的情緒,穿插的感受,衝擊的是瀚潔的神經,興奮的卻是坐在電視前的我,因為主控權回到恩燦手上,是他放她飛走的,而她自己主動飛回來,我喜歡恩燦那完全把瀚潔吃定的表情。

 

說著、說著,恩燦一步步走進瀚潔的身體,很自然的坐進瀚潔整個懷裡,像是她這2年都未曾離開那樣的自然,完全不生疏似的熟練,旁人的眼神,她完全沒看在眼裡,她只看得到瀚潔的身體,瀚潔只能順著她的動作,將她一整個緊緊地抱在懷裡。

 

此時,我明白一件事情,瀚潔肯定常飛米蘭,這些動作的熟練並不是一次就可完成的,旁人不是沒有關注過他們的親蜜,而他們卻完全無視除了彼此以外的人群,過去的2年,在米蘭,他們早已經熟練這些動作了,需要對方時,就要讓對方的身體知道。

 

我喜歡這時的恩燦,她多了一份自信,而我也喜歡這時的瀚潔,他更多了一份不會令人放肆的縱容,不是無拘無束的愛情,而是讓彼此牽掛卻又可以各自飛翔的關係,當不在一起的時候,彼此思念對方,卻還是可以自在的呼吸,當重逢的時候,這世界只剩下我跟妳。

 

恩燦親過瀚潔的雙頰,拂過他的額頭,更是略奪他的雙唇,不是跟旁人宣示她的主權,因為這刻的她,根本看不到旁人,她只是想念,她想念瀚潔的五官、想念瀚潔的身體,想念瀚潔的氣味,跟想念瀚潔對她的愛戀,所以她以最優雅的姿態飛回他的身邊,拿回屬於她的一切,我看著瀚潔,他只能放任她吻遍自己的每一片肌膚,他何嘗不想念她,他對她的愛早超過他可以負擔的地步,他只是在硬撐,用再沒多久的時間,就可以陪著恩燦度過她的每個第一次,他硬撐著渡過恩燦不在他身邊的日子,此時的他,只有一個念頭:「是妳自己飛回來的,我不會再讓妳離開我身邊半步,我的高恩燦」

 

喝完第17杯的咖啡,只有一個感覺,結局真的不能亂拍,我非常喜歡咖啡王子一號店的結局,瀚潔那一個完全無意識的把恩燦攬進身體的雙手,是我今年年中看到最令人心動的溫柔。

 

韓國男人還是又高又帥的好,反正是看電視而已嘛,不是嗎?!

PS

咖啡王子一號店續17By 溫子Kate手扎副家長)

18禁~

再次聲明18禁就是18禁,內容絶對沒有48德,禮義廉恥。所以明看到18禁還跑來看,就表示你接受內文尺度。

【咖啡店】

恩燦等不及回到咖啡王子一號店內,車還沒有停穩就急忙的衝向店內,還坐在車上的韓洁雖然仍未從恩燦回來的驚喜回復,但對於恩燦孩子氣的行為搖了搖頭感到有趣。

一陣兵荒馬亂的,真的好大的膽子敢抱住我的女人,韓洁在心底滴咕。但因為自己也太開心,所以今天當做沒有看到吧!

「怎麼回事,社長今天都不說話,光看著我?」恩燦從下飛機就直奔咖啡王子二號店,就為了給社長一個驚喜,但是社長光盯著自己直看,讓恩燦心裏直發毛,他不停的撒嬌,說話,BOBO,好像都不怎麼有用。

「回來也不說一聲,不是說還要學習一年嗎?」韓洁和恩燦坐在咖啡王子店的二樓,昏暗的空間韓洁低沉的說,讓恩燦分不清韓洁情緒。

「社長是不高興我回來嗎?還以為你是高興死呢!那這樣我回去好了。」恩燦一把站了起來,狀似要離開。

「站住,去那」韓洁捉住恩燦的手,一個用力恩燦跌進了自己懷裏。

恩燦還未回神,韓洁捧著恩燦的臉,吻住了恩燦。二年的分離,累積了二年的思念,雖然不是全無見面,但是分隔二地的苦,韓洁吞的好累。

「這輩子不再讓你離開了,你現在還能去那。」韓洁不住的吻著恩燦,喃喃的說著「咯。咯」恩燦笑出聲音,使勁的把韓洁推開一吋的距離。

「要回家呢,媽媽在家等我。媽一定想死我了。」恩燦一臉捉弄成功的表情,想笑又怕韓洁生氣的樣子。

「打個電話給丈母娘,說今天不回去了。」韓洁可不讓了。

「不行,媽媽一定會生氣的,」恩燦

「讓丈母娘委曲一天吧!明天一定讓他見到你。」

韓洁二話不說的摟緊恩燦,狂吻著。這一切的對話顯的多餘,坐在身上的小女人明顯的感受不到自己的激動,今天萬萬是不可能放他回家了。二人用觸碰廝磨傾訴思念,用熱吻表達愛意。

突然恩燦猛一推韓洁,韓洁一個不穩二個人摔倒在地。為保護恩燦,韓洁自動做了肉墊。恩燦急忙的站了起來,單手抓著胸口的衣服。

「社長….」恩燦一臉大驚,自己的襯扣不僅被解開,連內衣的背扣也鬆開了。

「社長二年都在做什麼,練習嗎?這裏是哪裏呀!」恩燦紅著臉大聲問

「我…..….不是故意的,手就自動做了。。」韓洁一臉無辜,一邊拍著自己做亂的手。

「那個有什麼關係,我們要結婚了不是嗎?以前又不是……」韓洁話越說越小聲跌坐在地上的韓洁不肯起身,隻手撐在地板上仰著頭看恩燦。二年來恩燦從小男孩的模樣,變成了帶有成熟味的女人。韓洁看著成長的恩燦仍然不了解為什麼會對他那麼的著迷,二年的距離絲豪沒有減少韓洁對恩燦的愛憐。

「怎麼回事,怎麼能這麼愛你。該怎麼辨才好?」韓洁似抱怨的說出來

恩燦聞言蹲下來把頭靠在韓洁肩上。

「想念你了,實在太想你了….」恩燦在國外時常因思念躲在被子裏哭,依偎在韓洁懷裏才感到真的回到家了。

***

【韓洁家】

門內二人迫不及待的就親吻起來,韓洁因心急等不及一顆顆的解開襯衫,用力一拉將恩燦的襯衫直接撕裂,扣子散落一地.恩燦勾住韓洁的頸項,不住的親吻。韓洁一托恩燦像無尾熊盤掛在韓洁腰上,恩燦急切的拉扯韓洁的上衣。(說實在的韓洁還滿喜歡這種姿勢的)

韓洁將恩燦壓入床裏,吻痕由頸邊、纖細的美肩、來到胸前,不斷的折磨著恩燦的女性柔軟,承受這樣熱情,恩燦光潔雪白的肌膚潮紅,泛著薄汗更顯晶瑩。

「嗯」恩燦努力的吞回羞人的嬌吟。把臉埋入韓洁的胸膛。雙手緊緊的揪著韓洁的頭髮。

「你好香,啊!」韓洁嘆息著,時而啃咬時而細舔,在恩燦身上製造著甜密的痕跡。

恩燦緊閉著扇睫,因激情而颤抖著。

「恩燦,看著我……」韓洁捧著恩燦的小臉,毫不猶豫的入侵,滿足的低吼。

恩燦嬌喘連連,努力的跟上韓洁的律動。

身體的對話,讓二人盡情的訴說分離二年的相思苦。

【空白】

昏暗的光線,散落一地的衣服,交纏的身軀。

歡愛過後的嬌軀橫呈在大床上,緊貼在背後的男人一手佔有的置放在裸裎的腰際上,一手支著腦袋,滿眼滿足。

「恩燦先別睡」韓洁搖了搖早已昏睡過去的恩燦,非常堅持讓恩燦醒來。

恩燦因時差及適度的運動,早已累到無法回應,拍掉韓洁的手,翻過身繼續睡。顯然韓洁的意志力比恩燦來的強。

「起來,別睡。有話要說…..」韓洁眼見叫不醒恩燦,調皮的把全身的重量都壓在恩燦身上。

「喂,叫我洁,OBBA或親愛的也可以,你打算叫我一輩子社長嗎?」韓洁不死心的在恩燦耳旁邊吹氣邊說。

「有關係嗎?還不都是你。」恩燦不耐的扭來扭去。

「那叫老公吧,先叫一聲………老公。快點!」韓洁非讓恩燦先起來再說。

 

恩燦嘆了口氣,睜開了眼,沒好氣的看著韓洁。

O~~~BBA~~~」一講完恩燦就趴回去不動

韓洁被這撒嬌逗的開心,再一次撲到恩燦身上不住的呵癢,恩燦也不甘示弱,所幸不睡了,拿起枕頭反擊。二個人在昏暗的房間裏,時而嘻鬧繾綣,時而吟吟細語盡訴相思,一直胡鬧到天明。

註一:在此感謝TINA及紅菜頭的及時指導。 

註二:非經本人同意請勿任意轉載,本篇只允許在KATE家族置放。

---不負責任分隔線---

喝完了這杯咖啡了,雖然中途叛變跑去普羅斯旺晃了一圈,但是還是乖乖的回來把他喀完。

這輩子我一向把咖啡、苦瓜、酒類、悲劇、恐怖片畫上等號,啊!都是苦的滋味都會讓我產生負面情緒,所以一向不愛。

但是這杯咖啡卻讓我在苦澀後慢慢的回甘,而後濃郁。變男變女的戲碼一向都是吸引人的,因為在男主角發覺女主角本能的過程,都會有讓我慢慢剝掉衣服偷窺真像的快感。

不斷的憶測韓洁會在什麼時候,在什麼情況下發現恩燦是女人的事實,當然啦!天馬行空,爆笑的想法不斷的出現。當我們都快不耐,開始攻擊韓洁是瞎眼貨色接近瘋狂,居然由夏林這個大嘴巴說出來了,雖然不盡理想,卻終於打破僵局了。

從今以後環境無論是好、是壞,是富貴、是貧窮,是健康、是疾病,是成功、是失敗,我要支持妳,愛護妳。與妳同甘共苦,攜手共建美滿家庭,一直到我離世的那一天-結婚誓詞

「不論你是男人,外星人,我都喜歡你!」韓洁在仍未發現恩燦是女人時,說出了如同誓詞般的話語,愛上韓洁變成是理所當然的事了,那個女人可以忍受的住一個男人在搞不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時,沒有任何條件的愛自己呢?

可以理解韓洁的忿怒,在他終於放棄身為男人的尊嚴,社會的常規及獨子傳承的壓力,卻發現他的放棄是多麼可笑的掙扎。被欺騙和背叛是相同的罪呀。傷害是最快的武器。但是傷心過後,韓洁還是愛呀。

史上最快放棄心理掙扎,愛了就愛下去男主角。不到二集的時間全面向女主角恩燦投降了。觀眾雖然難得的得到這種好運道,卻像選美得到后冠一樣,手捂著心,臉上帶著淚,一邊質疑這不是真的吧!

導演明顯的深知觀眾的心態,咖啡大量的加入方糖及奶精,迅速的甜入心裏。

在劇情中不斷的讓二人發生情人間的小爭吵,然後再甜蜜的合好。

這部真的是很輕鬆的小品,不會讓你恨到死愛到死,自然的演技,帥氣的配角們,雖然平淡,但有餘味。

炎炎夏日….來杯冰拿鐵吧!

【放文區1

http://tw.myblog.yahoo.com/umokate/

【放文區2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bs/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