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手扎置於左列檔案庫中,歡迎家族成員轉貼,但請於文末、附上Kate手扎網址連結,謝謝尊重!
【討論區:http://tw.club.yahoo.com/clubs/KateGarden/

Kate
手扎第412◎韓劇咖啡王子一號店(15-16
2
年的等待換一世的相愛By KateFrom Taiwanon Aug 27 . 2007

For雪兔、祈雨孃、Tina、溫子

過去的經驗裡,看韓劇的第1集,通常很少快轉過,如果第1集就快轉的話,那這部韓劇我大多最後會看不下去。咖啡王子一號店的第1集完全沒有快轉過,大概是到第5集開始快轉的,印象中,一開始是快轉恩燦媽的畫面,到後來是快轉沒有孔侑的任何畫面。重點就在第16集,我又開始沒有快轉了。

 

有珠在婚禮上掉的淚水很美,她該是百感交集,9年的交往,2度的分手,她還是嫁給她最愛的男人;韓成轉頭望她的那一眼深意很深情,他明白她為何掉淚,一個不願意結婚的女人,主動跪下來向他求婚,連戒指的都準備好了,他的心終於踏實了下來。

 

韓潔去探望奶奶時,與母親的那一段對話,非常有趣。母親見他說起恩燦那臉色十分不對勁,關心的問:「你們吵架了嗎?」沒想到韓潔回了一句:「跟孩子吵什麼呀!」

 

從這句「跟孩子吵什麼呀!」知道,韓潔也知道恩燦只是個孩子,韓潔更清楚跟恩燦沒啥好吵的,跟恩燦吵架,代表著他也是孩子而已,但他就是不高興,說完那句後後,還因為覺得束縛而鬆了鬆領帶,他有想窒息的感覺,聽到恩燦這2個字的時候。

 

不是恩燦這名字讓韓潔感到窒息,而是恩燦不肯現在結婚這件事,讓他煩心到有想窒息的感覺。

 

韓潔單純就想跟恩燦一起生活,24小時的一起生活,他只要愛上了,就想分分秒秒都在這個人旁邊,工作時才能看到恩燦,已經不能滿足韓潔,他要的是一睜開眼睛,就看可以看到恩燦,跟閉上眼睛要睡覺前,也可以看到恩燦。

 

韓潔的愛,是時時刻刻都得把心愛女人握在手心的那種,這樣他才會安心,這是他獨有的愛情模式,所以順從他的愛情模式來走,沒錯!的確是讓韓潔愛的很稱心如意,所以當恩燦不照他想走的路來走時,韓潔要不要退讓,就是顯示韓潔的愛情深度與寬度了。

 

韓成跟有珠,一開始是韓成付出比較多,也愛的比較深但到最後,很明顯是有珠放棄四處飄泊,回到韓成身邊,有珠勢必得犧牲她適度的自由飛行,因為韓成這樣的男人,不可能再放任她自由來去。

 

但韓潔跟恩燦不是,韓潔一直處於主導的位置,不管他跟恩燦誰比較愛誰,韓潔永遠堅持自己愛的比較深,就是跟他爭論也沒用。韓潔其實是那種很清楚自己放多少愛出去的男人,所以他斤斤計較,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愛了多深,所以他也會算計對方是不是回饋了同等的愛情,但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要對方用行動證明有多愛他。

 

最初,韓潔或許是單純真的想跟恩燦結婚而已,沒啥多特殊的原因,他意外的是恩燦竟然拒絕,這時反倒勾起他的思考,恩燦為什麼拒絕他求婚的「真正」原因,恩燦的每一個答案他其實是聽不進去的,因為他的內心早有了先入為主的答案,那就是高恩燦不夠愛他崔韓潔,如果是真的愛,那一切都放得下來,就像他為恩燦放棄美國的工作一樣。

 

因此,到後來,韓潔一直找恩燦吵架的原因,只在於恩燦要是同意現在結婚了,那就代表恩燦愛他,像他愛恩燦一樣程度的深了,所以他拼了命的跟恩燦耗下去,這時的韓潔其實是自私的,因為他看不懂高恩燦的夢。

 

其實,我也看不懂高恩燦的夢想是什麼鬼東西啦!這時候,我跟崔韓潔是同一國的人,我堅持!

 

因為恩燦答應過爸爸,說她是要靠自己的力量去照顧母親跟妹妹,不然爸爸在的時候,她靠爸爸,爸爸不在的時候,她靠男友,這樣就完全不是她想要走的路了,所以最後她靠男友的奶奶?!是說,這樣就可以了喔!還不是一樣靠別人,只不過是性別不同而已;而且一開始韓潔就提議過恩燦一起去美國,他工作、她讀書,而恩燦不同意,現在是恩燦去意大利讀書,而韓潔留在韓國工作,COW!原來恩燦是對留學國家有意見喔!那簡單呀!叫韓潔在意大利開咖啡王子2號店,或是兼職設計玩具或是充氣娃娃就好了嘛!拍到28集孔侑去當兵都沒問題。

 

其實第16集,我最喜歡的一幕,妳們絕對猜不出來,是在第18分鐘前後,恩燦拼命的奔跑,跑進咖啡館的時候,她根本沒看到坐在門邊的韓潔,就死命的往門裡衝,是韓潔一把拉住恩燦的手臂,才讓她停了下來,我喜歡韓潔連右手的咖啡都還來不及放下的時候,就得用左手拉住恩燦的感覺,因為一旦讓恩燦進了門,就很難讓恩燦出這門,我相信愛、的確是韓潔比較愛恩燦,但論堅持、肯定是恩燦比韓潔還硬。

 

「幹嘛嚇一跳?」韓潔問這話很有趣,因為就是恩燦沒認出他,所以被一個陌生男人捉住手臂能不嚇到嗎?

 

「又沒遲到?幹嘛跑成這樣?」韓潔疑惑的問,這個時候更顯現出韓潔的猜疑心很重,還好韓潔只是猜疑心很重,還沒想到恩燦沒認出他的事。

 

「飯吃了嗎?我想吃冷面,去吃冷面吧!」到這句話為止,韓潔緊捉著恩燦的那隻手從沒鬆開過,我喜歡韓潔帶著墨鏡說著那些廢話,完全的愛怎麼樣就怎麼樣的態度,不是愛他霸道的作法,而是愛他帶著無奈的心情,強硬的逼迫恩燦去作他想作的事情。

 

所以最動人的一幕出現了,當韓潔對恩燦說:「但以後,以後,妳第1次作泡菜時,妳第1次親手抱孩子時,妳成為家長時,妳給孩子們操辦婚禮時」看到韓潔輕鬆的說出這些話,對著眼前的這個女人,他知道她還只是孩子而已,所以他必須放手讓她飛,他就是再不願,他也不要她為她犧牲,這只是恩燦的夢想,不是愛深不深的問題,韓潔想通了,所以他輕鬆了,而我心跳有加快速度的脈動,因為韓潔講這些話的用意只在,2年後恩燦必須飛回他身邊,這是他最大的底限,之所以放她飛2年,是因為2年後的每一天,韓潔分分秒秒的絕不再讓恩燦獨自一人。

 

恩燦終於聽懂韓潔的意思,所以恩燦激動的自韓潔背後抱住他,因為他終於笑著放手讓她飛,她一直不安,因為她認為她很自私,但此刻韓潔的話讓她心安,她有他的愛作後盾,所以她才放得下去,所以恩燦輕輕地吻了韓潔的頸側,她只是想讓他知道她很開心,也很感激,有他的諒解,她才能飛得安心,而韓潔的那抹笑意,是因為恩燦開心,他就開心,這是第一次他們可以不互相拉扯、彼此傷害就達到共識。

 

韓潔心語:「我讓妳高飛2年,妳要賠我一輩子!」

 

Kate側語:「尹恩惠跟孔侑抱在一起時,就在尹恩惠吻完孔侑的頸側,約莫4410前後,孔侑笑出聲,當時尹恩惠的頭是在孔侑的右耳邊,我懷疑尹恩惠不知跟孔侑說了啥話,才讓孔侑笑了出來,因為孔侑的笑容比較接近現實生活中的笑,也就是說,在我看來,那笑容不像是在演戲。我一直單方面的覺得,他們2個之間傳遞的電流很強,真的很驚人。」

 

至於最後的床戲,我只對孔侑的手終於放到尹恩惠的臀部感到興奮而已,因為在第15集,就韓潔幻想的那一段,有一幕是韓潔的手放在恩燦的腰際間,一把將恩燦從空中抱住,我的天呀!這使力點真的不符合人體功學,我發現韓潔的手有浮青筋的現象,所以回到第16集的床戲,當我看到韓潔的手終於是托在恩燦的臀上時,哈!一整個神清氣爽。

 

(其實,實情是,我一直認為他們2個有鬼,而某人一直說他們不熟,不然手不會是托在腰際間,因為不好意思放臀上,哈!就醬而已。)

 

PS

咖啡王子一號店瞎掰續By溫子(Kate手扎副家長)

 

再次聲明18禁就是18禁,內容絶對沒有48德、禮義廉恥。所以明明看到18禁還跑進來看完,那就表示妳接受內文的尺度

 

(韓潔家)

冰淇淋溶化,韓潔走出房間。

「燦,過來,冰淇淋都溶了,快來把它吃完!」韓潔在客廰裏叫著。

「耶來了」恩燦回答

客廳裏韓潔坐在沙發上,一手拿著紅酒,呶了呶桌上的冰淇淋示意恩燦吃完。

恩燦一咕嚕的就坐到韓潔腳旁的地板上,拿起湯匙大口的吃了起來。韓潔心滿意足的看著恩燦。

因為從那晚起,韓潔就不曾和恩燦約會了,恩燦的媽媽似乎明白,總在下班的時間打電話給恩燦讓他回家,要不就讓恩喜到店裏等著恩燦,恩喜因為可以看到盛基所以也很認真的到店裏執行母親的命令。今天要不是黃民燁通風報信恩燦母親跟社區裏的人去旅行,他施個小賄讓黃民燁帶著恩喜出門逛街去。才讓他如願以償的把恩燦帶回家約會。

「喝什麼,我也要。」吃完冰淇淋的恩燦抬著頭咬著湯匙

「紅酒,要嗎?」韓潔啜了一口酒,不等恩燦回答就親住恩燦,將口裏的紅酒哺入了恩燦嘴裏。

「呀我自己能喝,不用你餵。」恩燦手抺過了嘴角大叫著

「不讓你喝太多,省得等會醉了。」韓潔

「誰會醉呀,誰呀,是你吧社長大人,想你上次喝醉酒,我還把你背回家,再背到道場去」恩燦示威的把之前的豐功偉業提了出來

「是女人嗎?背的動男人這麼得意呀,啊!」韓潔佯怒的看著恩燦

***

(客廳)

恩燦仍然坐在地板上,把從小房間裏的小積木全搬了出來,左併右湊的玩著。

韓潔仍然愛憐的看著恩燦,不時把紅酒喂入恩燦的嘴裏,顯然他們對如何喝紅酒已達成共識了。

恩燦:現在知道了為什麼要做這些,心亂如麻的時候做這些真不錯。

韓潔:不過妳真沒有天賦。

恩燦:美國總部叫你一起工作,那個聽說很了不起。

恩燦:你不會做什麼呀?幹嘛那麼出色,叫別人沮喪。

韓潔:是夏林告訴妳的吧?!

恩燦:你幹嘛這麼開心,叫人難過。

韓潔:一起去吧!

恩燦:我要留在這裏,你一個人去美國再回來吧!

恩燦:我一定不忘發郵件給你,一周一封以上。

韓潔:不想一起去嗎?

恩燦:我去的話只會妨礙你工作,況且我也要留在這裏工作。

恩燦:對我家人來說,我是家長呢!

韓潔:如果是家境問題的話,我...

恩燦:我自己來

恩燦:哎喲~不要你操心

恩燦:一直以來沒有別人幫助我也做的很好,以後也會做得很好,你就放心好了。

恩燦:你就安心在美國做你的玩具,不要一心二用就行了。

恩燦:我怕社長自以為了不起所以一直沒說,不過不要穿黑色襯衫。

恩燦:以前我看到女顧客們都偷偷瞄你呢!

韓潔:還有沒有? 我這樣摸頭髮的時候好像也看著我呢!

恩燦:你瞧瞧、你瞧瞧!隨便對別人拋媚眼,還有這個酒窩什麼的,你敢隨便個人這樣的話...

韓潔:恩燦

恩燦:嗯?

韓潔:要不我不去了。

恩燦:為什麼不去啊?不是辛苦了3年嗎?我就當你是服兵役去了,等你回來。

恩燦:你要是在那裏搞風流的話,小心我殺了你

韓潔:哎喲~可愛死了

韓潔:哎喲~就那麼難受啊?!

韓潔:如果真那麼想念的話,一個月一次,不,一周一次去看看不就行了嗎?你來美國,我也回韓國。

恩燦:飛機票多貴啊,還一周一次呢!

韓潔:我給你買。

恩燦:男人是錢嗎?

恩燦:我會自己賺錢,自己看著辦的。

恩燦:太久不見面可能不行,那就一年一次吧!

恩燦:6個月一次?

韓潔:6個月一次啊?

【以上對白仍然由不願俱名的紅菜頭(=Carrot=祈雨孃)贊助】

 

6個月,韓潔說什麼也不願意,他一天也忍不了。

「燦沒結婚真的不行嗎?」韓潔狀似不經意的一問,很明顯的並沒放棄在房裏的討論。

「是」恩燦低著頭把玩著玩具,看不清表情的回答

「哪那一天怎麼說?」韓潔一副要問個水落石出的樣子

「那天不算」恩燦

「喂!!!什麼叫不算,那怎麼樣才算?」韓潔有點氣結的大聲問

「你這意思是我表現的很不好囉???」顯然有點男性自尊受創

恩燦低頭斜眼瞄了瞄韓潔,耳朵都紅到胸前了,欲言又止的。

韓潔一把掃走恩燦手上的玩具,坐到恩燦身後,把恩燦圈進了自己的胸懷裏。

恩燦最近真的越來越有魅力了,雖然仍然是男孩的模樣,但可能真的是戀愛中,恩燦總會散發一種柔軟的氣質,在亦男亦女的恩燦上雖然矛盾,但分外的迷人,常把韓潔看直了眼。韓潔也發覺顯然不止有他一人發現了,店裏的女客比以前更常找恩燦說話,甚致男客好像也有變多的樣子,只有恩燦一人傻傻的老讓自己吃飛醋。

「夏林哥說的是真的嗎?」恩燦有點腼腆

「那傢伙又跟你說了什麼?」韓潔愛死了恩燦害羞的樣子

「就那天在店裏,那個男人女人,就那個那個,啊~不說了。」恩燦嘟嘟囔囔的

「是,看了你想著,摸了你想擁抱,恨不得把你整天帶在身邊。」韓潔將臉貼在恩燦頰邊,輕輕的吻了吻恩燦。

「唉唷!看樣子你真的愛死我了!」恩燦一掃害羞,裝做驕傲的說。

「是是是公主病還真是不輕呀!」恩燦的樣子讓韓潔笑了出來。

「真的不行嗎?」韓潔仍然不死心的輕聲的在恩燦耳邊如吹氣般的問

「不行。」恩燦怕癢的縮了縮脖子

「為什麼」韓潔

會痛」恩燦

「這次我保證不會。」韓潔誘哄似的說

「不行」恩燦一徑的說

「為什麼又不行」韓洁

「會有小孩?」恩燦

「你放心我有做準備。不會那麼快讓你做媽媽的?」其實韓潔沒想到做爸爸的問題,經恩燦這麼一說,幻想恩燦懷上自己的孩子,就心花怒放,好像當爸爸也還不錯,三十歲的爸爸也不會太早。

但恩燦一聽韓洁有準備,馬上轉過身瞪著韓潔。韓潔可不管那麼多,摟緊了恩燦。

輕輕的舔起了恩燦的耳墎,韓潔老早就發現恩燦不止鼻子靈敏,連耳朵都敏感的很,恩燦忍不住的直往韓洁懷裏縮,身體發癢似的扭來扭去。

「噓!別動。」韓潔捉緊了恩燦反抗的雙手,不住的在恩燦的頸部耳垂來回的舔弄著,時而啃咬時而輕含,似輕似重,讓恩燦原本僵硬的身子,慢慢的柔軟下來。

韓潔緩緩的退去自己和恩燦的衣物(不要問我T裇怎麼緩緩的退去,我不是男人),如出生嬰兒般的二人,彼此熨燙著彼此的體溫,得償所願的韓潔撫摸著恩燦因勞動而曲線柔軟但又結實的軀體,仔細的欣賞著難得嬌羞的恩燦。二人相望對方,眼中只有對方。韓潔吻住恩燦,將舌探入恩燦的小嘴裏,不住的勾引恩燦與之糾纏,輾轉相濡以沬。恩燦承受不住韓潔這熱情的吻,不禁嬌喘綿綿,細細的發出的聲音,更是激起韓潔男人的慾望,撫摸著恩燦的大手更顯急迫。

韓潔將恩燦放倒在地,綿綿的親吻著恩燦,男性強壯的身體早已蓄勢待發。韓洁抬起頭看著恩燦:「燦。。。我愛你」,隨即與恩燦結合。恩燦承受著所愛男人的重量,同時也包容了所愛的男人…END

 

「恩燦,這次應該算是了吧!」韓潔滿足的聲音在若大的客廳响起,可惜身旁的小女人老早就是倦極睡去。

疲累的二人有如愛情鳥一樣的交頸而眠。。。

 

跳過

空白

 

註一:在此感謝TINA及紅菜頭的技術指導。

註二:非經本人同意請勿任意轉載,本篇只允許在KATE家族置放。

 

【放文區1

http://tw.myblog.yahoo.com/umokate/

【放文區2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bs/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