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邵僩」的「我向你搖叮噹」之分析與註釋By Kate

For 祈雨孃

分析:

作者文裡主角:「咪咪」,透過第1段文字與其母對話來看,猜測他可能是一個智能不足的15歲少年;而由第2段的文字描述,咪咪初潮始於15歲的時候,所以她是一個智能不足的15歲少女。

大圓球之所以為太陽的隱喻,乃咪咪提到瞪著大圓球的時候,眼睛就會發黃、發綠

透過醫生問咪咪:「咪咪,你怕什麼?咪咪,你想什麼?咪咪,我做你的朋友好不好?」的這段問話,可以推測到咪咪應該有懼怕的人、或事、或物,呼應本文第5段的鬼,這鬼...就是咪咪懼怕的來源。

5段的叮噹,應是隱喻硬幣,咪咪其實只有五個硬幣,第5段的數數,乃是咪咪為智能不足的孩子,算錯了的算法,非總共有11個叮噹(硬幣)。第6段的破鏡片,就是破碎了的鏡子。到了第8段,咪咪該是猜到傻子是負面的話語,於是她由開心變成了沉重,即使咪咪不同一般正常的小孩,但智能不足的咪咪,也有她的情緒轉折,她或許笨、就是後知後覺,但她絕不是不知不覺的人,因此她的腳,像是被橡皮筋綁住般的行走艱難,來隱喻她沉重的心情。

本文最有爭議的是第5段的鬼,還第13段的咪咪破了

作者為 國小老師退休的邵僩,作品多數也收作國中教材之用,因此第13段的用法,實與作者昔日文風不符,如果作者第13段影射咪咪性事,在前段文中該藏有伏筆,但本文自開始到結束,卻找不到與第13段相呼應的明顯伏筆。

因此第1個可能性,是作者單純的文字描述,咪咪面對找不到男朋友,或是男朋友沒有依約出現的傷心,她的心碎成一片、一片,任人撕毀,或是拼湊的心態而已。

但第13段的文字,卻令人聯想到咪咪遭受過性侵害的第2個可能性。

咪咪是智能不足的孩子,關於這一點是最確定的事實,假設咪咪曾經遭受過性侵害,那第3 段的 醫師詢問,便類似心理醫師的輔導了,因為若是生理上的病痛,醫師的詢問不會偏向心理層面的問題,譬如怕、譬如想、譬如交朋友

而第5段的鬼,回顧後段的5歲男朋友,平日肯與咪咪來往的,除了貪圖咪咪硬幣的白髮老公公之外,多數就是差不多5歲小朋友這年紀的了,只是作者在本文中,做了大量的隱喻,多數都會再做一個尾來讓讀者知曉隱喻的真正身份,但關於第5段的鬼,在咪咪帶媽媽看過之後,整段文字嘎然停在這裡,隱喻是作得不完整嗎?還是作者刻意欲言又止,不說盡的痛。

因此我選擇作者應是隱喻咪咪曾經被性侵害,第13段的描述,乃咪咪因渴望朋友的心情,以為被性侵害的過程,是交朋友的必經,所以咪咪用樂觀的想法去看待曾經發生的事情,然而這還是一段不好的回憶,所以所謂的鬼,就是隱喻曾經性侵咪咪的人,然而更為遺憾的是,鬼是複數。

作者嘗試用一個15歲的智能不足少女的眼睛,去看她所生活的環境,用咪咪的心情,去體會周遭每一個人的想法。

身為讀者來說,每讀一次就有新的發現,作者藏了很多隱喻於本文中,如果有空,不妨一起尋找。

原文:

我向你搖叮噹By邵僩

1

天還沒醒。

麻雀還沒醒。

媽媽還沒醒。

我的糖果吃完了,牙齒縫上還黏著一點兒甜味,媽媽說:「你吃糖果,會吃壞了牙齒!」我說:「沒有糖果,我睡不著。」

「你是大孩子了」,媽媽在嘆氣,媽媽嘆氣的臉是一張不好看的皺紙。

我親親媽媽的臉,媽媽的臉比手軟,還有好好聞的香氣。

媽媽輕輕推開我:「你幾歲?咪咪。」

我數著指頭。

但是媽媽搖頭。

我知道了;我跳著拍手;我先舉起兩隻手,接著又舉起一隻手。

媽媽的聲音像牛車:「十-五-歲-」

我說:「十五-歲-媽媽給我糖。」

2

媽媽給我一把糖,我吃了很晚才睡,有一個糖果山站在我面前高到雲霄裏去,有可可的,有奶油的,有花生的,我一邊吃一邊爬,爬得我腳痛了,坐下去,水果糖刺傷我的屁股,我趕快搖媽媽的身體,告訴媽媽我流血(註1)了。

媽媽親親我:「天亮了,咪咪,看你的大圓球(註2)去!」

3

大圓球不在天上,我愛看它,有時候,我拼命的瞪著它,我的眼睛就發黃,發綠。天上也沒有咻咻的飛機,天上不好玩,大圓球生病了,爸爸也生過病,每人都生病,咪咪也生過病;醫生是好玩的東西,他們說的故事很好聽,他們總愛亂問:「咪咪,你怕什麼?咪咪,你想什麼?咪咪,我做你的朋友好不好?」(註3

4

咪咪有很多的朋友,他們都愛咪咪,看了咪咪也快樂的喊,快樂的跳:「傻子!傻子!」我就向他們做鬼臉,吐舌頭,他們都哈哈的笑了,我也哈哈的笑了。我回來對媽媽說,媽媽生氣的說:「不要理他們,你留在家裏不要出去。」

我嗚嗚的哭,媽媽說:「不哭,不哭,乖孩子,我給你幾個叮噹(註4)。」

5

我用衣袖擦掉眼淚,我把媽媽給我的叮噹放進塑膠袋子裏一直搖;搖給媽媽聽,放在我的耳朵邊搖給自己聽,它有時候在唱歌,有時候在對我說話:「咪咪,送我到巷口那個小攤子上去,糖豆、一包、兩包。」我搖著走到屋子外面,白頭髮老公公不在,他的木架子靠在牆上,他會一邊打瞌睡一邊抽煙,煙繩子吊著他乾蘿蔔鼻子,我搖著毛錢的叮噹,他的眼睛就一直看著我的叮噹。
「我不給你叮噹!」
嘖嘖!他馬上掛起螃蟹的眼睛:「多活潑的黃橄欖!多香的甘草粉!」
「不香,不香。」
「黃橄欖要難過死了,咪咪不要你」,老公公眨眨眼睛。
我倒出叮噹,讓叮噹一個個的排隊,排在老公公的木架子上,一個、兩個、六個、八個、十一個(註5),我給老公公一個舊的。
「你要這個嗎?」
「要的,要的,給你十個黃橄欖。」
地上躺著老公公的黃橄欖核,老公公不會來得早,他來了,中午就和蒼蠅玩捉迷藏,玩得直喘氣; 騎自行車的人(註6)騎的飛快在丟紙飛機(註7),爸爸打開紙了飛機看,我要丟,爸爸說不行,我哭,爸爸也不理。
有人在打拳,他們嚇走了樹梢上的麻雀,我搖著塑膠包的叮噹:「你們看叮噹!」
他們不看叮噹,他們只看自己伸出去瘦瘦的手。
叮噹,叮噹,叮噹能換十個黃橄欖!
「走開!」他們說:「他們的眼睛是白的」。我怕白的眼睛,夜裏常有白的鬼抓我,鬼的手很白,很短,媽媽說:「怎麼有白的鬼?」我說:「我帶你去看。」媽媽只有相信我了。

6

草裏有亮晶晶的光,我喜歡亮晶晶的光,它是一塊破鏡片(註8),破鏡片上有露水的眼淚,還有細粒細粒的沙塵,他們是破鏡片的皮,我吐了一口口水,小心的擦著,它慢慢的乾淨,有兩個小洞跳出來,我嚇了一跳,那是我的鼻孔,鼻水很好玩,可是我的鼻孔裏沒有鼻水,就看大狼狗吧!大狼狗在那和個人賽跑。
一會兒,那個人牽著大狼狗。
一會兒,大狼狗牽著那個人。
大狼狗的嘴冒出白汽,牠比不上廚房水壺那麼沸!大狼狗的舌頭在一伸一吐,那人拍拍牠的頭,那個人給牠一個麵包,大狼狗像一個缺牙的老太婆咬著、嚼著,我坐到地上,我真想打滾,爸爸不許我那樣做;他說:「你看過女孩子在地上打滾嗎?」
我搖搖叮噹,叮噹在紅的、綠的格子裏跳舞,他們好像動物園柵欄中的猴子,我用另一隻手打牠們,牠們乖乖了。

7

遠遠的跑來一些學生,他們的書包好大,好重!我也有一個書包,我的書包和哥哥姊姊的不同,裏面有玻璃紙,有畫片,還有碎碎爛爛的花布;我揹著它跟著哥哥上學去。哥哥上學去,哥哥推開我,「你不是學生!」我偷偷的戴姊姊的帽子,姊姊急忙搶了過去。我嗚嗚的哭,媽媽給叮噹,我搖起叮噹,我的難過掉了,我不希罕;掉了就掉了,我祇會唱兩句歌,跟姊姊學的,後來姊姊不再唱,她也不教我,我走路的時候愛唱那兩句歌,老公公稱讚我是一隻黃鶯,什麼時候長出翅膀呢?我要站到椰子樹上去唱歌,榕樹上有毛毛蟲,我不去。
揹書包的學生看著我。
我說:「我們來玩遊戲。」

「才不要和傻子玩。」
傻子是什麼意思呢?傻子是不是咪咪呢?咪咪?是不是我呢?

8

肚子在咕咕的叫,他叫得的很奇怪,不知道媽媽早飯煮好了沒?
我跳著回去;我的腳步像吊著橡皮筋(註9)。
門口的大榕樹在歡迎我,我衝進了屋子,媽媽和姊姊在談話,姊姊穿了新衣服,她打扮的比我的碎布匣子還漂亮,我高高的繞著她搖叮噹。
姊姊說:「媽,你看她這瘋子怎能見人?」
媽媽說:「咪咪,你不羞?」
我聽不懂媽媽的話,我不跳了。
媽說:「你姊姊的男朋友要來,我們要好好招待她。」
我要搖叮噹。
不。
我要唱歌給他聽。
也不。媽媽說,「你要安靜的躲在屋裏。」
姊姊在鏡子前面看了又看;一會兒弄掉身上的一根頭髮,一會兒又把衣服拉拉直,一會兒又用背部對鏡子,我不知道姊姊為什麼這樣做?姊姊一定想對自己認識,好像有時候我也會忘記自己是咪咪。
我坐在沙發上,樹影子在牆上亂畫,我要抓住它。媽媽叫了起來:「坐下。」
我不喜歡坐下,我懶懶的搖叮噹,叮噹也響得不起勁,叮噹知道咪咪心裏不高興,它不願意唱了。

【9

我去看爸爸,爸爸下巴都是棉花糖(註10),爸爸用刮鬍刀刮得沙沙響,有一次我沒睡著,看到爸爸用鬍子刺的媽媽咯咯笑,爸爸看到我,我向他做鬼臉。
爸爸說:「你在不高興嗎?」
爸爸猜到了。
「我只要看你的鼻子」。爸爸用手摸著光滑的下巴;「你的鼻子沒有翹」。
「姊姊有了男朋友,是爸爸買的。」
「也要我買給你,咪咪?」
我點點頭。
「沒有這種店可以買,你要自己去找。」

10

整個上午我都沒有出去,我要看姊姊的男朋友,我一個人坐在屋裏,眼睛開著、閉著;我的面前有一條水流緩緩的河,河上漂過去跳芭蕾舞旋轉的女孩,漂過老公公光光的腦袋,漂過美的、醜的糖果,我伸手去抓,叮噹卻跌到地上,我撿起叮噹,看到姊姊陪了一個不認識的人進屋子。
他穿著和爸爸一樣的衣服,不大敢笑,爸爸和他握手,他行一個禮,媽媽端茶給他,他也行一個禮,我忽然想起他像大俊家的機器人,發條轉動了,機器人就在桌子上操練,姊姊一直看她,他是姊姊的玩具;我想要一個更好的玩具,下個星期天,爸爸又得刮他的鬍子,刮得冬瓜那樣滑;媽媽也會再做一件新衣服,大家來看呵,咪咪有了男朋友。

11

吃過午飯後,我去找男朋友,我搖著叮噹,我向很多人說:「你做我的男朋友好不好?」沒有人說好,也沒有人說不好。他們都用奇怪的眼睛看著我。
吃飯的時候,我的頭擱在飯桌上,看著湯匙在湯裏激起的漩渦,爸爸按低我的鼻子。
「高興什麼?咪咪。」
「我有了男朋友。」
媽媽忽地抓住了我的胳臂。
我痛。
爸爸的臉上掛著憂愁:「是怎麼回事?」
「我的男朋友對我很好,比姊姊的機器人好得多,爸爸和媽媽要替我買新衣服。」
媽媽說:「他是壞人。」
「他是好人,他和我玩,他不討厭我的叮噹。」
「要不要報告警察局?」爸爸點起一枝菸。
「我們再看看。」
我不清楚爸媽在討論什麼,後來,他們聲音越來越小,大概在談其他的事,數著包裏的叮噹,數得我的舌頭發麻,我才停止。

12

我說:「我要去找我的男朋友。」
爸爸想說什麼,結果又忍住:「你去吧!」
我看到媽媽跟在我後面走了幾步,爸爸卻擋住了她,爸爸踏黑了媽媽在地上的影子,媽媽一步也走不動。

13

我向廣場上走去,廣場上像黑的防空洞,我最怕狗大便,狗大便是草地上的膿瘡,我不能隨便坐,隨便打滾。
我大聲的喊叫,「咪咪來了」。
沒人答應我,連天上的星星也躲到被窩裏去。
我的男朋友怎麼不來呢?我覺得很生氣,就用全身的力氣喊,我要把天空喊破。把自己也喊破。那個氣球【註11】破裂了一片片的,還可以拉;咪咪【註12】破了,也愛給別人拉,一拉一鬆,一拉一鬆,真好玩兒。

14

但是他從黑暗裏鑽出來。
他說:「給我叮噹。」
我搖著叮噹:「禮拜天你要來我家,你是我的男朋友。」
五個叮噹。
「全部叮噹,還有袋子都給你」。咪咪對男朋友好。
他從我手上搶走叮噹,爸爸不曉得什麼時候抓住他,媽媽手電筒的光照在他害怕的臉孔上。
爸爸說:「小騙子,你幾歲?」
「五歲,我沒有騙她,她要送我叮噹,要我做她的男朋友。」

15

「對不對?咪咪。」
「對。」
「那麼叮噹還她。」
「不要,不要。」我尖叫起來:「他是我的男朋友。」
爸爸的嘆氣有火車叫一樣長,他放下他的身體:「你下個禮拜天來。」
媽媽矮著身子來親我的臉,媽媽的臉上還有熱水瓶蓋子的水汽(註13):你的男朋友比姊姊的男朋友好!
我快樂得想搖叮噹,可是叮噹送人了;我又蒙著眼睛嗚嗚的哭。

註釋:

1流血:初潮。

2大圓球:太陽。

3咪咪,你怕什麼?咪咪,你想什麼?咪咪,我做你的朋友好不好?:咪咪常常害怕、咪咪常常發呆、咪咪沒有朋友。

4叮噹:硬幣。

5一個、兩個、六個、八個、十一個:咪咪只有5個硬

幣。

6騎自行車的人:送報生。

7紙飛機:報紙。

8鏡片:鏡子。

9我的腳步像吊著橡皮筋:意指心情不好,步屢蹣跚。

10棉花糖:刮鬍膏。

11氣球:月亮。

12咪咪:心 or 處女膜。

13水汽:淚水。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