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手扎置於左列檔案庫中,歡迎家族成員轉貼,但請於文末、附上Kate手扎

網址連結,謝謝尊重!討論區:http://tw.club.yahoo.com/clubs/KateGarden/

Kate手扎第321~日劇~交響情人夢(11
Bravo
By Kate From Taiwanon Dec28.2006
For Tina
、真情(MagGan)、WISPA、、雪兔、祈雨孃、法蘭絲、帕拉朵恩、魚尾媽咪


交響情人夢裡的演員們,都有一種讓人喷飯的能力!面對豪華的Rising Star聖誕公演限定套餐,千秋還是可以微笑地對「裏軒」主人峰龍見Order:「給我總匯三明治跟咖啡」;野田也是微笑地回答為什麼要選舒伯特的理由後,江藤老師馬上捉狂的回應:「那妳馬上給我選一個交往過的類型!!!」,諸如此類這樣子令人噴飯的對話,在交響情人夢是此起彼落的不停上演。

千秋早就清楚野田沒興趣成為鋼琴家,也十分明白野田一旦被強迫束縛,就會異常激烈的反抗,而面對這樣的野田,千秋還是執意的對野田邀請一起到歐洲留學進修音樂,因為千秋以為他這樣說,喜歡千秋的野田一定會毅然決然的跟著去,沒想到的是野田拒絕了,這對心高氣傲的千秋來說,也可以算是一個不小的打擊,野田竟然會拒絕他!

(千秋其實也可以這樣建議野田:「到歐洲當幼稚園老師嘛!」應該有人會讚賞Kate的看法吧?!自己來大喊一聲:「Bravo!」;另外,千秋在計程車上的時候,野田彈奏的舒伯特,聽來特別有感覺,像是一次的溝通,跟沒交往過的類型正在溝通著。)

其實不用吻戲,即使只有擁抱,因為看到濃郁的感情在彼此之間流轉,所以也非常的迷人。

野田真的是活在自己想要過的世界裡,在千秋坐新幹線與計程車來的過程中,百轉千回的在構思著,如何勸野田跟他一起到歐洲留學,但開啟野田心頭的那把鎖卻還是野田自己。千秋的到來,對野田來說只是錦上添花,卻不是改變野田到歐洲的關鍵,是野田自己想通,她喜歡掌聲,她享受鋼琴,而聆聽掌聲之前,苦練鋼琴卻是必經的過程,又恰巧看到了江藤老師的簡訊,野田於是接受了留學的建議,她才主動打電話給千秋。

對千秋來說,野田彈不彈鋼琴,真的那麼重要嗎?安排好在日本的所有事情後,靜下來的千秋,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句話是:「再也不能聽野田彈琴了!」但關鍵到底是野田?還是彈琴?這件事呢?

Kate
自以為是的認為,野田彈不彈琴對千秋來說,真的不是那麼的重要,重要的是野田肯不肯跟他去歐洲?但問題是如果不彈琴,千秋要野田去歐洲幹嘛?

千秋先是緊緊抱住了正在行走的野田,才緩緩地說出:「那些事情通過了考試再說(1),絕對要通過(2),一起到歐洲去(3),本少爺要是被妳甩兩次,可絕不原諒!(4聖誕快樂。(5)」

Kate
版的說文解字:
1)千秋替野田作了決定,那些野田的夢想,都會實現,但必須要野田通過考試才可能實現。
2)千秋恐嚇野田,留學的考試一定要通過。
3)千秋對野田再次要求,未來一起奮鬥。
4)千秋拒絕野田反悔,所以再次恐嚇。
5)千秋聽到野田的那句聖誕快樂,他當野田同意他對野田的所有要求。

千秋上述的那5句話,是今年最讓人感動的字句。所有的字句沒看到我愛妳,卻有未來的日子我們在一起,而且我不許妳不同意的意義。真的,太浪漫了!謝謝導演沒有給觀眾來個回頭Kiss的芭樂畫面,這樣子的濃郁就很足夠了。

休德烈傑曼大師回到日本,主要是為了參加Rising Star聖誕公演。他最擔心的學生的確還是野田,因為如果野田無法直接面對音樂,進而逃避樂譜,間接地竟會影響千秋未來在歐洲留學進修音樂的心情,一直認為這倆人是綁在一起的。

當初桃平美奈子理事長,是為了千秋才把休德烈傑曼大師叫回日本來,大師回到日本意外發現這一大群優秀的年輕學生,尤其是野田

千秋從來就不是一個令人擔心的學生,他的自我控制的確驚人,所以即便過程驚濤駭浪,千秋的指揮表演不曾失誤過,只有野田,她讓所有人為她擔心著,千秋、江藤老師,還有休德烈傑曼大師,到底大師還是掛心這一群優秀的年輕學生們,尤其是千秋的野田妹。想必明年2月在巴黎的考試,野田一定又要讓所有人一整個擔心吧?!

雖說千秋一直信誓旦旦的發誓絕不到巴黎留學,但把野田帶回東京特訓的千秋,比誰都還擔心野田能否通過考試,千秋有自己必須要馬上作的事情,野田當然也一樣,兩人眼前都有重要的事情要作,而沒有千秋在身邊的野田,是絕對幹不了啥好事情的,所以千秋必須換國家留學,他必須親自盯住野田妹,所以,野田妹!加油,千秋在巴黎等著妳!

千秋在指揮薩拉薩帝、卡門幻想曲時的那個眼神,有著對清良的放心及興奮,他放心清良的精準表現,也興奮地迎接即將來到的一場饗宴,隨著清良悅耳的小提琴聲揚起,不禁要說句:「三木清良不愧是首席,千秋欽點的首席。」

貝多分第7交響樂開始前,千秋一回頭後,他特地看了野田一眼,此刻全場靜默,千秋對野田點頭示意他要開始指揮了,還等野田給他一個深刻的加油,接收到千秋眼神的野田,以從未有過的嚴肅態度回應千秋,她點頭的回答她就在這裡,隨時千秋都能看到她的位置,這是這首貝多芬第7號交響樂的開始。

所有的交響樂團成員都是千秋最親蜜的戰友,每一個人都用著自己最大的努力來演奏著千秋在日本的最後一場指揮。結局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大家一起奮鬥努力的過程,沒有前面的過程,就沒有最後堆積而成的結局,每個指揮棒的揚起,都是千秋全身心的奉獻;每次指揮棒的落下,都是千秋詮釋樂曲的情緒表現,當在指揮台上的千秋,淚流滿面的接受滿場觀眾的喝采後,他最在意的眼神,還是站在他身後,跟他一樣淚流滿面女人的那聲:「Bravo!」,這是這首貝多芬第7號交響樂的結束。

不管開始或結束,千秋與野田都經過四目交接的心領神會,一個定眸、彼此都懂。

對我們而言,這是交響情人夢的結局,但對千秋跟野田來說,卻是另外一個嶄新的開始,貝多芬只作過一首協奏曲,只有一首協奏曲對他們倆人來說,絕對是一整個不夠的,應該會有交響情人夢續曲吧!我猜!

 

放文區:http://tw.myblog.yahoo.com/umokate/

備份區: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bs/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