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手扎第159篇~日本電視劇~愛情革命

 

誰看到須賀的痛?By KateFrom TaiwanJul.25.2002

For PipiS

 

前言:尚未看過日劇「愛情革命」的人,Kate建議先不要看此篇手扎!

 

第一次看「愛情革命」的時候,對它、其實並沒有多少的期待,所以是在完全

沒有任何期望下看的,當時的目光是停留在「淺丘恭子」的身上。

 

這部戲絕對是為「江角真紀子」量身打造的片子,在整整12集中,「淺丘恭

子」有完整的情緒,她真的是活在妳我身邊的人,可以看到導演在這個角色上

的用心雕刻,也可以看到江角真紀子演技層次上的靈活變化,所以當時並沒有

注意到藤木直人細膩的演出、潛藏的深情。

 

而這一次的重看,發現背景音樂變大聲了,畫面也清晰了,不是版本的不同,

也不是電視的品質,而是開始注意到之前沒看到的小細節。

 

有時候覺得像須賀英一郎這樣的男人也滿倒楣的。

 

容貌長的體面就注定與花心劃上等號;個性體貼就背上到處留情的十字架;

吐幽默又被視為是隨意放電。這樣的人、不論是男是女,只要一失戀通常都是

無法獲得同情以及認同的一方,甚至被認為是活該、倒楣。

 

只要是人、都有追求幸福、快樂的權力,但只要是長得好看的人就被負於

「你---必須比別人堅強」的使命。

 

「愛情革命」中,可能是觀賞的族群大都是女姓,所以每個人都感同身受

「淺丘恭子」的心路歷程,但是須賀的內心世界似乎是被看作無比堅強以及

較不在乎的個性。

 

一樣是戀愛,如果恭子會高興、須賀應該也是高興的,如同恭子傷心的時候

,須賀一樣是會傷心的。

 

記得恭子主動吻了須賀的隔天早晨,須賀不也滿心期待的主動去找恭子,然

而須賀面對的是恭子的矜持,須賀疑惑的是:「妳不是因為喜歡我才主動吻

我的嗎?那又為何現在是如此的冷漠呢?」這次、須賀是碰了軟釘子的離開

 

恭子疑惑為什麼男人可以一邊工作一邊戀愛而絲毫沒有影響?這又是一個被

認定的主觀感覺,怎麼知道須賀沒有影響到工作呢?怎麼知道須賀工作的時

候沒有掛念著恭子呢?每每看到主動打電話來噓寒問暖的是須賀而非恭子,

因為不曾在自己心愛的人面前示弱,所以被認定從不在乎。

 

一次須賀對小百合說過:「---怎麼可以在互相競爭的女班長面前,表現出軟

弱的樣子!---」恭子看到的是須賀堅強的工作能力,卻沒看到須賀脆弱的心

,須賀想要在恭子面前表現出自己是工作能力強的男人,他所背負的壓力只

有他自己知道,為什麼須賀不說出來,因為須賀從來沒對別的人說過,要對

別人道出心中的挫折其實非常困難,尤其是在一個自己要讓她覺得自己是無

往不利的女人面前、尤其無法啟齒。

 

記者工作本來就是時間不正常,但敬業的態度有時也被穿上冷血的外衣,須

賀真的很忙,記者的嗅覺本來就要異於常人,所以當須賀的嗅覺開始敏銳的

時候,他的女人一定會有不被重視的感覺發生,所以不諒解的眼神又會出現

在投射在須賀的身上。

 

條件好的男女注定要背負你要比別人堅強的眼神,從以前就是這樣。

 

Kate印象很深刻,曾經有一個外型條件極佳的男性友人與其女友因為個性不合

而主動提出分手,天啊!當時的責難是排山倒海的湧向這個男性友人,就連

Kate 在當時也覺得是男性友人需要負較多的責任,後來過了一年之後、一次

少數好友的聚會,一個好友又開始不知好歹的數落這個外型條件極佳的男性

友人,這個男性友人突然大聲的叫喊:「夠了!我也是人,我的心也是肉作

的,只有她的痛是痛、我的痛你們就感覺不到,只有她的眼淚是眼淚、我的眼

淚你們就視而不見,分手我一樣心痛。」當下全場靜默下來。

 

是啊!那時Kate才明白、有時候外型條件好的男女反而是要比別人堅強。

 

http://tw.club.yahoo.com/clubs/KateGarden/

 

Kate手扎之第159

誰看到須賀的痛?By KateFrom TaiwanJul 25.2002

For PipiS

 

前言:尚未看過日劇「愛情革命」的人,Kate建議先不要看此篇手扎!

 

第一次看「愛情革命」的時候,對它、其實並沒有多少的期待,所以是在完全沒有任何期望下看的,當時的目光是停留在「淺丘恭子」的身上。

 

這部戲絕對是為「江角真紀子」量身打造的片子,在整整12集中,「淺丘恭子」有完整的情緒,她真的是活在妳我身邊的人,可以看到導演在這個角色上的用心雕刻,也可以看到江角真紀子演技層次上的靈活變化,所以當時並沒有注意到藤木直人細膩的演出、潛藏的深情。

 

而這一次的重看,發現背景音樂變大聲了,畫面也清晰了,不是版本的不同,也不是電視的品質,而是開始注意到之前沒看到的小細節。

 

有時候覺得像須賀英一郎這樣的男人也滿倒楣的。

 

容貌長的體面就注定與花心劃上等號;

個性體貼就背上到處留情的十字架;

談吐幽默又被視為是隨意放電。

這樣的人、不論是男是女,只要一失戀通常都是無法獲得同情以及認同的一方,甚至被認為是活該、倒楣。

 

只要是人、都有追求幸福、快樂的權力,但只要是長得好看的人就被負於「你---必須比別人堅強」的使命。

 

「愛情革命」中,可能是觀賞的族群大都是女姓,所以每個人都感同身受「淺丘恭子」的心路歷程,但是須賀的內心世界似乎是被看作無比堅強以及較不在乎的個性。

 

一樣是戀愛,如果恭子會高興、須賀應該也是高興的,如同恭子傷心的時候,須賀一樣是會傷心的。

 

記得恭子主動吻了須賀的隔天早晨,須賀不也滿心期待的主動去找恭子,然而須賀面對的是恭子的矜持,須賀疑惑的是:「妳不是因為喜歡我才主動吻我的嗎?那又為何現在是如此的冷漠呢?」這次、須賀是碰了軟釘子的離開。

 

恭子疑惑為什麼男人可以一邊工作一邊戀愛而絲毫沒有影響?這又是一個被認定的主觀感覺,怎麼知道須賀沒有影響到工作呢?怎麼知道須賀工作的時候沒有掛念著恭子呢?每每看到主動打電話來噓寒問暖的是須賀而非恭子,因為不曾在自己心愛的人面前示弱,所以被認定從不在乎。

 

一次須賀對小百合說過:「---怎麼可以在互相競爭的女班長面前,表現出軟弱的樣子!---」恭子看到的是須賀堅強的工作能力,卻沒看到須賀脆弱的心,須賀想要在恭子面前表現出自己是工作能力強的男人,他所背負的壓力只有他自己知道,為什麼須賀不說出來,因為須賀從來沒對別的人說過,要對別人道出心中的挫折其實非常困難,尤其是在一個自己要讓她覺得自己是無往不利的女人面前、尤其無法啟齒。

 

記者工作本來就是時間不正常,但敬業的態度有時也被穿上冷血的外衣,須賀真的很忙,記者的嗅覺本來就要異於常人,所以當須賀的嗅覺開始敏銳的時候,他的女人一定會有不被重視的感覺發生,所以不諒解的眼神又會出現在投射在須賀的身上。

 

條件好的男女注定要背負你要比別人堅強的眼神,從以前就是這樣。

 

Kate印象很深刻,曾經有一個外型條件極佳的男性友人與其女友因為個性不合而主動提出分手,天啊!當時的責難是排山倒海的湧向這個男性友人,就連Kate 在當時也覺得是男性友人需要負較多的責任,後來過了一年之後、一次少數好友的聚會,一個好友又開始不知好歹的數落這個外型條件極佳的男性友人,這個男性友人突然大聲的叫喊:「夠了!我也是人,我的心也是肉作的,只有她的痛是痛、我的痛你們就感覺不到,只有她的眼淚是眼淚、我的眼淚你們就視而不見,分手我一樣心痛。」當下全場靜默下來。

 

是啊!那時Kate才明白、有時候外型條件好的男女反而是要比別人堅強。

 

http://tw.club.yahoo.com/clubs/KateGarden/

 

    全站熱搜

    Kate™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